11.30.2009

我心向明月

年前秋天清晨上班時如行屍走肉般來到辦公室大廈前汽車絡繹不絕的十字路口。混凝土的街角站著一位失明男子﹐年紀約莫四五十之間﹐體形有點福泰﹐頭髮灰白﹐手裡一枝紅白相間的長竽斜斜左右左右地點動著原地﹐正等待著交通燈號轉換﹐彷彿有點猶豫。這個十字路口的確交通繁忙﹐於是當燈號轉綠時﹐我接近那位先生﹐輕輕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禮貌地道﹕「先生﹐可以過馬路了。」那位先生突然振臂一甩﹐把我的手鬆脫﹐驀見他紅白長竽如急雹般點地搶前﹐急步沖沖走過馬路﹐口中唸唸有詞發著嚕囌﹐只差沒有破口大罵。從對方反應異常強劇地不領情﹐顯然是自己冒昧魯莽多此一舉了。

以上只是小事一件﹐畢竟對方沒有出言求助﹐自己微不足道的熱心他人自有選擇接受或拒絕的權利。我的父母素來萬事親力親為﹐從小受了他們作風影響﹐十分理解那種不到必要關頭不開口求助的自立性子。當然﹐拒絕別人施予援手的方法也有很多﹐禮貌地微笑道謝﹐勝卻千言萬語。

沒有人喜歡被拒絕﹐
喜歡自尊肝腦塗地任人踐踏﹐喜歡恩將仇報一切付出被視作潮起潮落般理所當然。除非有極嚴重的自虐傾向又另當別論。是以「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要照溝渠」﹐難免令人自忖情何以堪。

喜歡上世紀八十年代某首流行曲的歌詞﹕
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同選擇你﹐公平全沒半點偏心誰也有滿腔熱忱一廂情願意亂情迷的時候以為對他/她/牠(再)好一點﹐(再)多一天﹐就會出現轉機。不是有這樣的諺語流傳嗎﹐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如此類推。然而舉一反三﹐接受和拒絕﹐機會是均等的。要是做到有情必領來者不拒﹐不僅浪費別人時間也好沒來由平添煩擾。硬幣總有兩面﹐一空明月要照向哪邊﹐不由人決定﹐正如幸福沒有必然。

有心栽花也好無心插柳也好﹐萬千蘭因絮果﹐只能盡心﹐強求卻是毫無用處。我們是真心真意地付出﹐還是一項策略性的投資﹐只有天知地知。人和人的接觸交往只能捫心自問﹐甘心情願就不要說抱歉。
若要付出和回報比例合理﹐還是購買90天政府債券比較實際。

同題作品﹐請參 兩周一聚

3 comments:

galaxy said...

從他的反應,可以估計有很多原因。
但最重要是不要給他的反應影響自己日後幫人的心。

best actor said...

galaxy:

"從他的反應,可以估計有很多原因。"

可能太多﹐屬於不可深究一類。

"但最重要是不要給他的反應影響自己日後幫人的心。"

是的﹐若然一個陌生人有這麼大的影響﹐只證明了不太自我認識。 :o)

不要在想了 said...

first catch your hare, then cook him........................................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