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2007

嫻談 之 千個太陽

德嫻眾多的專輯裡﹐我對於1986年的《千個太陽》有一份莫名的親切感。這是葉加盟黑白唱片後所發行的第二張個人專輯。封套以黑作底色﹐配以洋洋灑灑的瘦金體題字﹐牡丹金袍的華麗布料包圍著封面﹐充滿傳統中國特色。葉駁了長髮﹐燈籠蘿蔔袖和收腰的梯形剪裁﹐貴艷眩目﹐加上款柳蘭花手架式﹐霸氣襲人。劉天蘭憑此得1986年的封套設計獎。專輯的音樂卻和asian glam的封面大相徑庭。10首歌裡有6首是改編自歐美的流行作品﹐有pop ballad﹐Motown﹐和 funk。經《許愿回憶錄》一語道破﹐才恍然 Deanie 這路曲風直接影響了兩年後《Ready》和《都市系列》的誕生。這一篇淺談專輯裡精彩的改編作品。

1 千個太陽

那一年在紅館看了「競歌散芬芳」演唱會﹐序幕曲和encore/閉幕曲都是《千個太陽》﹐當時派台派得超厲害﹐非常硬銷。記得台上舞蹈藝員﹐像京劇場面般舞動著紅色的大旗﹐就只差龍圖跑出來翻幾個筋斗而已 (《再生戀》?)。台上葉和陳各站一方﹐然後走到台中心合唱副歌部份。兩人的Live唱功﹐陳其實稍勝一籌。只是葉八卦抵死的台風﹐上天下地唯我獨尊﹐陳只有乖乖裝作後輩「小妹妹」唯命是從。當年很多校制歌唱比賽都用《千個太陽》﹐因為夠友愛。但每一次聽到「My friend﹐今天你如何﹖」﹐十足來收鉈地﹐狂想噴飯。《千個太陽》是電影《我要高飛 (Fame)》的單曲《I sing the body electric》﹐其中有 And I'll burn with the fire of ten million stars 之句﹐中文版本因而得名。


2 情人Lift

中古Blog 最近將「競歌散芬芳」的《情人Lift》現場版重見天日﹐實在功德無量。 葉戴假髮眼鏡發花癲的造型﹐20年來震撼不遜﹐真要和她共困電梯內﹐真是嚇死多過悶死。《情人Lift》的原曲為 Paul Nicholas 1977年的作品﹐也是他推出的最後一首單曲《Heaven on the 7th floor》﹐故事同樣關於電梯內遇見傾心者﹐當然林振強先生筆下的改編版本﹐啜核抵死得多。葉一句﹕「我好驚啊」﹐令人想起某些黃韻詩小姐的電視角色。笑聲又令人想起《埃及玫瑰》。


3 不再分離

接著《困》和《走過的路》兩首比較intense的作品﹐《不再分離》在爵士小號聲中悠悠飄起﹐如華燈初上﹐盛夏的風。原曲《Say you love me》是Patti Austin 1976年專輯《End of the Rainbow》的第一軌。葉的歌聲令人酥軟乏力﹐反而 Austin 的演繹感覺上比較含蓄。開頭數句﹕「像一齣戲緊張刺激哀怨也迷離﹐幾經喜與悲﹐分隔開竟會相聚﹐跟你一起」﹐詞意緊密﹐潘源良先生的筆力絕對厲害。





4 等不到是你

原曲《Daddy's home》在1961年面世﹐是三人組合 Shep & the Limelites 的首張單曲﹐曾高踞 Billboard 亞軍位置。其他外國歌手如
Jermaine Jackson (73) 和 Cliff Richard (82) 都翻唱過這首作品﹐令人留下過深刻印象。 SL也演繹過英文版本﹐收錄在1997年滾石發行的《美妙世界》專輯內。《Daddy's home》是一首關於到外地參戰 (或工作) 的父親﹐在離開一段日子後﹐回到家裡跟年幼女兒重逢的歌曲。葉的《等不到是你》充滿騷靈R&B的味道﹐當中望眼欲穿的心聲﹐和SL的《情人的眼淚》和《紅顏未老》有異曲同工之妙。



5 觸摸我的咀唇

若問喜歡《千個太陽》的原因﹐我會說一切從《觸摸我的咀唇》開始。雖說早在小學年代﹐葉的adult contemporary 音樂如《星塵》﹐《倦》﹐和《天天都相見》已一直陪著我長大 (家裡有葉迷和Lam迷)﹐然而到了1986年遇上了《觸摸我的咀唇》﹐才真正被葉充滿激情慾望﹑進退兩難的歌聲震撼。葉加盟黑白後﹐對以霧水之戀作為題材的歌曲﹐尤為得心應手。每晚睡覺之前﹐我都會握著walkman﹐一遍又一遍聽著《觸摸我的咀唇》﹐然後靜待《昨夜星塵》才矇矓入夢。有時候覺得流行曲裡有獨白是一件非常老土造作而煞風景的事情﹐然而《觸摸我的咀唇》裡﹐葉那一句﹕「俾多o的回憶我﹐因為我再冇o野可以擁有」﹐才第一次明白到回憶在感情世界裡擔當的重要角色。那時候雖然知道《觸摸我的咀唇》是改編歌曲﹐卻不知道它的原曲《Touch me in the morning》是天后級人馬 Diana Ross 在Motown時代的首本名曲之一。原曲的tempo更輕快一點﹐沒有中文版本的纏綿悱惻﹐然而更考唱功。林振強先生保留了原曲「觸摸」的概念﹐將清晨換成了咀唇﹐感情倍添赤裸。



6 昨夜星塵

葉從首張專輯開始﹐已和星結下了不解之緣。《星塵》和《明星》兩首作品更是瘋魔了樂迷二十多年。《千個太陽》以《昨夜星塵》作為尾聲﹐有一種夜涼如水﹐萬籟俱寂的豁朗空明﹐彷彿千個太陽燃燒到了盡頭﹐最後化作了漫天閃鑠無聲的星宿。《昨夜星塵》的原曲《Stardust》歷史悠久﹐最早版本在1927年面世﹐可說是美國爵士歌曲的經典作品之一﹐堪稱big band jazz的常規指定項目。演繹過《Stardust》的唱將如天上繁星﹐不可勝數﹐早期一點的有 Louis Armstrong, Frank Sinatra, Billy Holliday, Nat King Cole, Connie Francis, Ella Fitzgerald﹐後有Barry Manilow, Rod Stewart, Harry Connick Jr.等。據稱《Stardust》是上世紀灌錄最多的單曲﹐版本總數超過1,800之譜。

《昨夜星塵》值得一提的是鄭國江先生意境清新的歌詞﹐其中「小百靈鳥在哼輕快調﹐在花間裡滿植愛苗」之句﹐緊扣原曲同一段 The nightingale tells his fairy tale / of paradise where roses grew﹐現在的填詞人恐怕已沒有這種修詞的功力。《Stardust》也令人想起曾經一度的星工廠 (Stardust Factory)﹐赫然應合了中文版本的歌名﹐已成為了昨夜星塵。




14 comments:

Wordy said...

字裏行間足見你對這張專輯的珍愛,寫得很用心。

比較喜歡《不再分離》和《觸摸我的嘴唇》。前者的騷軟在華人歌手中難尋,潘源良寫情慾感較重的題材偶會滲出一點放浪、一分不覊,放諸男、女歌手皆宜。後者的原因跟你一樣。

當年就聽同學的卡帶。最近推出了復刻版,可恨電腦無法讀出,所以看見一張又一張精彩的舊專輯,只有搖頭苦笑的份兒。或者,想重溫就過來跑一趟吧。

best actor said...

謝謝你的鼓勵﹗你的電腦不能閱讀復刻版﹐太可惜了 (以前的音樂都是盒帶和黑膠﹐復刻版既為唱片公司帶來了第二春﹐又方便了新舊樂迷)。我有這張專輯的mp3/ipod format﹐若有興趣可以透過電郵給你先頂頂癮﹐這是我的email﹕memories_blossom@hotmail.
com。

80年代比較混沌初開﹐隨後聽了《Ready》和《都市觸覺》都沒有馬上connect the dots﹐領悟到葉式的adult contemporary 演繹風格及比較sophisticated 的歌路如 light jazz﹐motown﹐小調 (倦﹐變) ﹐予以其他音樂人如許愿﹐倫永亮﹐SL及周禮茂的啟發和影響。

覺得三張黑白唱片﹐整體而言﹐《千個太陽》的光芒最大﹐曲目素質最平均﹐也最悅耳耐聽。《我要》好像隨俗了點﹐《邊緣回望》卻又透現意興闌珊。

葉最厲害的時候當然是《鬼咁夠運》﹐彷彿是她的20集 MV﹐只差在螢幕前加上KTV的字幕讓觀眾一起跟著唱。記得《鬼咁夠運》的歌曲包括﹕《我所喜愛的歌》﹐《幸運是我》﹐《天天都相見》﹐《不捨也為愛》……橫跨至少兩張專輯。劇中梁朝偉做葉的兒子﹐當年好奀。

每一次翻聽《不捨也為愛》都會很感動﹐也想起當年來到加拿大的心情。

Wordy said...

先謝,晚點給你寫電郵,明天要貼憶蓮,正在努力寫。

在某些方面我比較早熟,當年十分喜歡《幸運是我》,「幸運是個小諷刺」一句尤其震撼。對劇集細節已經有點模糊,但對梁朝偉印象不錯。也覺得年輕的于洋比演《如來神掌》順眼一點,哈哈!葉最當紅的時期,我仍是「一舊飯」:p

開始真正欣賞葉德嫻是 1990 年她「客串」音樂工廠的《赤子》。那個故事誰是誰非也罷。葉唱歌的感覺、技巧很好,後輩中你喜歡的 SK 是佼佼者。SL 和 FW 也出色,但略不及她們那麼豁出去,個人風格那麼強烈。

《邊緣回望》曾經幾次在關鍵時刻給我很大鼓勵,對這首歌有特別感情。

多倫多……兩年前幾乎來了,但一切早成往事了。

Fun said...

本人可肯見證了甸妮的4次演唱會(82/86/02/05),當中以86年的競歌散芬芳演唱最為悅目,可惜當年side product沒有現在那麼多,如果有DVD真是不得了。

在甸妮眾多的專輯中我會選『星塵』、『天天都相見』及『千個太陽』為3甲。單曲方面的3甲應該是『樹上的小詩』、『你留我在此』及『一千個討厭』。

best actor,原來你也是多倫多人,最近大多市好嗎?我很掛念這個城市呢~~

best actor said...

FUN:

極度同意你的三甲專輯﹐單曲選三甲就困難得多。暫時感情分數﹐仍以《不捨也為愛》﹐《明星》和《觸摸我的咀唇》最高 (in no specific order)。

T.O. 還是老樣子﹐DVP晚上仍然會塞車﹐Pacific Mall 泊車仍然會打崩頭﹐Denny's 早餐仍然抵食又肥膩﹐Arby's 的漢堡包仍然正過麥記幾百倍。幸而你是Starbucks常客﹐不會太懷念Tim Horton's 的roll up the rim to win。很多巴士站的 shelter都變了好有型的玻璃亭。

Downtown 的SAM 不久前關門大吉﹐很多人去參加最後一天的珍藏拍賣﹐巨形霓虹招牌會被收藏起來。

我其實不住在T.O.﹐因為讀書和工作關係﹐早搬去不毛之地 (aka 首都)。不過偶有假期都會「出土」探親。

Fun said...

實在太喜歡『樹上的小詩』的那份“怨”,怨得夠徹底。

其實甸妮每張專輯(復出那張EP不計)都是高水準製作,比較可惜的是當年永恆的錄音水準有點落後,編曲總是有點單薄不夠豐富。

DVP.. 我最喜歡行Rosedale那段路,尤其是秋天,景很美啊~ Pacific Mall.. 我只去過一次,很多東西買嗎?

SAM終於撐不住了.. 當年大多市還未有HMV,SAM是我經常流連的地方,動輒都會花上一/兩小時。那個巨形霓虹招會收到那裡呢?

你出土要多久呢?

best actor said...

哈哈﹐我應該話被保留﹐而唔係被收藏至真。6月o既時候大多市政府將SAM整幢大廈列為受保護物業﹐個紅字招牌同個巨形霓虹燈都唔會被遷拆。好似話Ryerson有意思會買落座大廈。

我出土閒閒地都要四個半至五粒鐘車程﹐飛機一粒鐘。不過已經習以為常。

Fun said...

那幢大廈已經很殘舊吧,如果ryerson買下的話,會否重建呢?很懷念younge街啊~~

4/5粒鐘.. 差不多去到montreal啦喎~~

best actor said...

我們從這邊去 montreal 大約個零兩粒鐘吧﹐視乎路面程況。SAM 大廈大可變成林憶蓮博物館﹐Sandy And Me﹐ 名都唔駛改。

Stephen said...

原來都有人咁中意 Deanie 的,其實我好偶然之下得到呢一個 VCD 版本的電視錄影,但當中 TVB CUT 得好唔掂,攪到我都唔知點 CUT 出黎好,個日係試下先 CUT 一段情人Lift 出黎咋。

best actor said...

Stephen, 好多人睇完呢段片,都馬上想起成二十年前係紅館o既經歷,真係又shock又sweet. 聽deanie o既時候好多o野都好矇矓,到o左聽Sandy果陣先知道發生緊咩事講緊咩. 十二萬分感謝!! 唔該多放一o的,益益街坊!

Stephen said...

http://www.youtube.com/profile_videos?user=hktatsu

我今晚 upload
今晚夜、我要(混唱)
明星
星塵

淨番個D呢兩日攪埋佢

我未曾睇過呢個演唱會,好彩得到呢個錄影,但我最中意個首不捨也為愛、不再分離都無。

best actor said...

多謝提示。雖然我有睇過現場﹐但前事湮遠﹐反不如睇視頻重溫咁正!亦好可惜無「觸摸我的咀唇」!

VIctor Wong said...

大家好,見大家都咁喜愛Deanie,我在此毛遂自薦我製作的「葉德嫻網上指南」,在網上差不多有十年歷史了,最近進行了大裝修,希望大家都來參閱。

http://www.magicketchup.com/deanieyip/

-Victor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