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2007

北京假期 (1) 前戲

次「京期」來得不容易。

過往每次要動身﹐都節外生枝﹐要不轉新工作﹑家人抱恙進院﹑就是新居入伙,不能成行。這一年彼此決定了什麼都置之不理﹐撥出三個星期假期﹐務必令「京期」出現一次。

T生於北京長於北京﹐卻有十四年沒有回去﹐除了地道用語比我靈通外 (「明兒」、「撤了」、「打的」、「得了」、「靠譜」、「吃不準」……),對這個「迎奧運、講文明、樹新風」的都市,其實都差不多陌生。

飛機在星期五早上八點三十分起飛。我們六點多便從家門出發﹐電召了的士。這邊的司機大部份都是印巴裔人士居多﹐初時也不太為意。後來我和T說了一兩句普通話﹐ 那個印巴裔司機馬上說起普通
﹐然後又很風騷地去「撩」一名剛剛路過散步的華裔居民說﹕「小姐你好靚﹗」又跟我們很志得意滿地說﹕「你們會講國語﹐ 但我會講唐話﹐你又會唔會﹖」我一笑道﹕「會﹐點解唔會﹖」那位司機大佬於是不停跟我們說粵語﹐跟我們說他肩膊受了傷﹐晚上睡覺又睡不好﹐又想戒煙﹐ 又想多些到國外旅行。駕駛的士可能真的是一項很苦悶孤獨的行業﹐或者大部份的司機都是extrovert的性格﹐不得而知。沿途司機滔滔不絕﹐我唯唯諾諾﹐幸而路程不遠﹐終於到達機場。

這邊的機場check-in﹐boarding pass在排隊到櫃面前﹐可以自己用護照及e-機票在一部機器拿取。到了櫃面只是辦行李寄艙的手續﹐程序簡化了很多。通過禁區也不算太困難﹐只是排在我們前面的夫婦帶著一名小男孩﹐ 數個carry-on行李滿是吃的喝的玩的﹐保安人員檢查得格外費時﹐我們一笑置之。

在候機的地方﹐我們遇上了六、七位華裔的伯伯嬸嬸﹐都是飛北京的。只是他們一句英語都不會﹐一位來送機的後輩特意請求我們在溫哥華轉機的時候多加照拂。將心比心﹐我們答應了。班機如時接受登機。因為早起床﹐最後數個小時都是分秒必爭地收拾細軟﹐因而沒有怎麼用過早膳。從東岸飛到溫哥華的五六個小時航程﹐本以為有早餐供應。誰料加國航空竟然變得十分「縮皮」﹐吃的東西統統都要自掏荷包﹗六元加幣一份Harvey‘s的egg & ham muffin﹐有被攔途截劫的感覺 (當然你有吃和不吃﹐或吃別的東西的選擇)。

到了溫哥華的機場已是東岸一點多。事前我們知道有一名朋友會從卡格里途經溫哥華轉機到印尼去教授一個講座﹐於是我們約好了在機場會面。我們三人﹐帶著那六七位旅客﹐浩浩蕩蕩﹐從一邊terminal跑到另一邊terminal轉機。好不容易帶了伯伯嬸嬸到新的閘口﹐給他們每位買了一杯熱茶﹐我和朋友三人自己到了加航的俱樂部聊了一會。我們的朋友家在河北遵化縣。適逢是那位朋友父親的生辰﹐ 那位朋友託我們拿一點禮物回國﹐省國際航空郵費及時間。當時我們已在禁區﹐所以並不擔心禮物的內容。我們匆匆會面﹐又握手道別。從溫哥華到北京的十一小時航程﹐乏善可陳﹐至少飛機餐這次是免費的。看了數部電影﹐幸而附近沒有小孩子大哭大鬧﹐無驚無險安全著陸。

首都國際機場是十分現代化的。很多出入境人員正在受訓﹐可想而知都是為了明年奧運。每一個出入境關口櫃面都有一個服務調查裝置﹐用以統計旅客對於出入境人員的服務滿意程度。出了禁區﹐都是黑壓壓的人群﹐不少豎著牌子迎接素未謀面的旅客,人聲鼎沸。我們各拉著一件硬殼行李,匆匆找尋機場穿梭巴士的車站。出到機場外﹐撲面是一股熱流。那天溫度約三十四左右﹐對於本地人來說﹐是涼快多了。

車票十六元一張﹐可說從機場直達下腳地點﹐十分方便。穿梭巴士每五分鐘開出一班﹐我們手腳緩慢﹐趕不上第一班﹐轉眼間下一班又開動了。

周末首都機場高速有堵車的現象﹐巴士開到了三環地段就更見寸步難行。北京的交通乎合我想像中的紊亂﹐都是人車爭路的局面。當然﹐據當地人而言﹐北京的交通已算十分文明。別的都市﹐更加無法無天。巴士車程合共一個小時﹐我們兩個傻瓜拉著行李﹐問路數次之多﹐走了差不多半個鐘頭﹐終於來到住宿地點。

咱們住的是T父母的房子﹐以二十年前的標準來看算是很不錯﹐但因歷年來沒有翻修﹐儼然停留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模樣,很多東西跟T離開的時候也沒有絲毫改變,有種打開了時間囊的感慨。我不介意睡硬板床﹐但因位於三樓﹐沒有空調,晚上蚊子便不捨不棄地探訪,導至早上總是傷痕纍纍。洗手間沒有想像中簡陋,至少是抽水馬桶 (而不是蹲式便坑)﹐熱水爐的供水也很不錯。算是重溫某種遺忘已久的生活體驗。

(to be continued)

10 comments:

Wordy said...

我是慣壞了,之前每次到北京都是公幹,所以從機場打的,走首都高速到王府井大概 90 元/45 分鐘。

34 度確不算熱,因為濕度較低,比香港夏天的 29 度還要舒服一點。

每人才帶一隻皮箱,真輕便啊!

蚊子……

沒想到五六小時的國內航班沒吃的。

Fun said...

北京.. 看來是時候去一趟了..

還有一個疑問.. 現在的皮爾遜國際機場變先怎麼樣?

lemon tree said...

此趟赴京之旅,看來是別饒風味啊!:-)

best actor said...

Wordy﹐
我們因為要裝作本地人﹐於是甚少打的 (而且路上太多堵車狀況﹐乘地鐵比較實際)。你在王府井落腳啊﹖真羨慕。城東真是很繁榮。相比起來城西的發展還是比較慢一點。我們去的時候的確每人一只行李﹐包括給親友的禮物。回來之前卻海郵了六小包書籍﹐兩大只紙箱紀念品DVD和音樂。可算滿載而歸。

FUN﹐
北京是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地方﹐很多名勝很多美食。當地很多人看似很不禮貌﹐其實很熱情。北京擁有很多文化遺產﹐但也是一個不折不扣以金錢掛帥的都會。至少跟加拿大比較laid back的民風大異其趣。Pearson現在有四個terminal 啦﹐愈弄愈大﹐真是食水甚深。

Lemon tree﹐
這次假期蠻有意思﹐有很多體會﹐結識了不少朋友。請容我慢慢道來 :o)

Wordy said...

有個合作單位在王府井大街,幾乎每次都要拜會,反正那家酒店的價錢在京城算便宜,就常住下來。

奧運公園在城北,那邊商機無限。我在南邊的大興也住過,那裏就荒蕪得多。

北方人有點粗枝大葉,待客不及上海或南方人細心,但他們坦率、可愛。

best actor said...

北京的親友和蓮迷都心細如髮待客以誠﹐倒是我們兩個鄉巴遊客晨昏顛倒﹐舉動粗枝大葉。我在王府井大街拍了不少照片﹐在那裡的東來順吃了涮羊肉。東方新天地更是我最喜歡也最常到的shopping mall。王府井大街宛如一個小銀座。

Wordy said...

帶着三個老外去那家東來順吃過,很不錯,吃罷在零度氣溫走回飯店,別有一番風味。

有去西單的圖書大廈嗎?王府井東方新天地旁邊的那家書城也不錯。

光.軍 said...

住o既地方係唔係四合院?

best actor said...

Wordy:
有啊﹐王府井的書店和西單圖書大廈都有去。在這邊像樣的中文書店頂多只有七八行書櫃﹐在北京難得可以在書城連跑幾層樓﹐實在很有滿足感 (令我想起初中時代在上環三聯書局打書釘的日子)。我們還去了中關村的第三極﹐那邊面積和藏書量雖遠比王府井和西單的圖書大廈遜色﹐但氣氛環境比較幽靜和現代化﹐更設有藤椅和咖啡店﹐令書客樂不思蜀。第三極之下(3樓)有一間素食店名為荷塘月色﹐菜餚賣相新鮮﹐味道不錯﹐不妨一試。

光軍:
不是﹐已是一般的大廈。T父母搬進這所大廈前﹐曾住在西單的四合院。不過現在那邊的四合院已所剩無幾﹐除了紅樓影院和護國寺小吃仍在﹐滿街都是俗氣迫人的婚紗店﹐社區面目已全非。在後海一帶仍保留兩種四合院﹐一種是供旅客(老外)乘坐黃包車在胡同穿梭觀光的﹐比較像名信片﹔另一種則是百姓的居所﹐水電設施甚為簡陋﹐且必須使用附近的公廁﹐一點都不浪漫。

Wordy said...

中央街市旁的三聯在唸大專時常去,現在到中環辦事,有空的話也會往三樓 (2/F) 鑽一下。
第三極沒去過,會記下(雖然往後去北京的機會較低),反而去過啟發朱自清寫《荷塘月色》的荷花池,就在清華大學裏。可惜我冬天去,都乾了,什麼「水木清華」就沒看見,但校園中的白樺樹的確漂亮。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