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2007

北京假期 (2) 冀北

來慚愧﹐我們還沒有好好遊覽首都名勝﹐先轉道河北觀光。T有一位朋友S在石家莊工作﹐特意開車到北京接我們去河北遊玩﹐而且款待了我們三天之多﹐熱情豪爽﹐令我們十分感動。

涿州

我們從北京出發的時候已是早上十一點﹐S出城的時候可能有點心不在焉﹐在高速的入口走了不少岔路﹐兜兜轉轉﹐結果開車一個多小時候﹐仍沒有到達保定。我們只好在中途的涿州服務所停下來吃午飯。涿州服務所跟這邊高速公路旁的pit stop差不多﹐提供過路人果腹、洗手間、和加油站等等服務。撥開了頗有重量的透明塑膠垂簾﹐便是服務所的餐廳。當時正值午飯時間﹐生意極是興旺﹐滿目人影﹐充耳人聲﹐既令人興奮又令人著足三思。飯堂東首是方型的餐桌排凳﹐有一部冰箱般龐大的座地式空調。飯堂正中央是兩大桌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家常菜如饅頭、豆腐、咸菜、西紅柿炒雞蛋、雞腿、麵飯等等﹐有一種沒有絲毫裝潢、沒有架子的親切感﹐是十分平民化的自助餐。S給了我們各人一個鋁質的餐盤便讓我們自行「覓食」。我滿以為排著隊伍﹐繞著桌子走就是。誰料中途不斷有人插隊﹐飯菜在自己的身前身後橫空飛動﹐令人哭笑不得。我本是第一個排隊盛菜的﹐竟變成了最後回到餐桌進食。這一頓飯吃得甚有趣味﹐被我不積口德形容為一頓「監獄風雲」自助餐。

保定

冀北之行的第一站是保定。一進城市便看到了當地政府整治交通違法的巨形告示牌。七十天雷厲風行以防嚴重交通事故……不知道是從哪一天開始算起哪一天結束呢﹖到了保定﹐察覺到在北京闋違的蔚藍晴空﹐令人眼前一亮。保定的名字﹐源自元朝﹐原為河北首府﹐曾經遷移到天津﹐後來遷回﹐但到了1968又遷到了石家莊。很多在石家莊工作的人都希望省府遷回保定﹐因為保定是古城﹐而且與京津相距140公里﹐鼎足而三﹐有利經政發展及人車來往。

來到保定﹐第一處遊覽的地方是保定陸軍軍官學校。中國有兩所著名軍校﹐南為黃埔﹐ 北為保定。保定軍校前身為北洋陸軍的速成學堂,軍官學堂﹐現在的保定軍校只餘下原來約八份一的地方﹐有數間平房放置紀念軍校的珍貴圖片、軍服、用具、文書及新寫的字畫﹐其餘的地方成為了公園。因為到訪當天是星期二﹐又不是旅遊旺季﹐整個紀念館彷彿只為我們二人開放一樣﹐甚是寫意。


離開保定前﹐我們還遊覽了直隸總督府。總督府歷經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八個皇帝共180餘年,始終是直隸省的軍政樞紐機關﹐著名的總督有劉墉、曾國藩、李鴻章、袁世凱。總督府中路建築為衙署主體部分,由五進四合院組成,各院正房都建築在南北向的中軸線上,兩側配以左右耳房、廂房。總督府建築依次是大門、儀門院、公生明牌坊、大堂院、二堂院、官邸院、上房院,都是布瓦頂硬山小式。雖然很多文物建築都在文革時受到嚴重破壞,但因總督府被革命小將用來當作辦公室基地,是以至今保存完好。府中的牌坊南側刻有宋代黃庭堅手書「公生明」三個大字,北面正對大堂刻有「爾奉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公生明」作為官場箴規,意思是公正方能明察秋毫。總督坐堂理事,看到這個牌坊,儆誡自己謙恭盡職。

秦皇島

因為晚上要在秦皇島下榻﹐是以我們在五點多便離開保定繼續上路。詎料高速正在修道﹐全面大堵塞﹐到了秦皇島已八點多。《山海關志》中記載﹐傳聞秦始皇求仙駐畢該地﹐因而得名。秦皇島是河北省新開發的避暑勝地﹐很多京官都到這裡渡假﹐六至八月為旅遊高峰期﹐也是2008年中國奧運會滑浪風帆等水上運動的比賽場地。著名的旅遊地點北戴河和山海關﹐便位於此。在城中轉了一圈﹐S帶了我們去當地蠻出名的燒烤海鮮城用晚飯。該食肆也是平民百姓愛到的地方﹐服務員在坑中放下一塊紅紅熱炭﹐炭上放一張熟鐵絲網﹐就可以燒烤了。因為強力抽氣扇安裝在燒炭下﹐真的是無煙燒烤。S發板叫了一桌子秦皇島當地出產的海鮮﹕蝦、生蠔、海螺、蚌﹐還有羊肉、香菇、四季豆、土豆、西紅柿、蛋花湯、燕京純生啤……極為豐富。在炭火的燻燒下﹐剛熟的海鮮和羊肉鮮美可口﹐加上淡淡的生啤﹐席間談笑﹐人生一大快事。

(to be continued)

6 comments:

Wordy said...

對呀,在內地任何公眾場所一定要眼明手快,否則只能一讓到底啊。

北京的空氣質素的確不大好。

秦皇島那頓海鮮燒烤餐很吸引。

best actor said...

秦皇島的海產極多﹐甚為鮮美﹐有機會不妨一試海鮮燒烤。

對於國內動作快如迅雷的同胞﹐就算T也不太習慣。在故宮通過security screening的時候﹐T也不禁要跟身旁一位爭先恐後的大媽說﹕你急啥呢﹖

Wordy said...

別說你和 T 已經出國多年,就是我到內地去也覺得同胞「鬥心」很強。這是他們生活文化的一部份,「秩序」是一個虛詞,說了等於沒說 ^_^

在一個平日下午去明十三陵遊玩,那天遊客不多,賣票的都躲起來避開刮臉寒風。招待我的小妹去買票,隊伍沒有其他人,有個女的卻就突然閃出擠去看、去問、想搶先買票。

best actor said...

可能因為人口太多﹐資源有限﹐經歷太苦﹐基本教育和公民意識曾經在文革時期中斷﹐開放後民生依然沒有保障﹐富者愈富﹐民心也就沒有安全感。大眾利益成了相互對立﹐秩序謙讓也就變成自我犧牲。

當然不能一概而論﹐也遇到過很多讓座熱心有素質的居民。只是一兩粒老鼠糞跌落一鍋好湯﹐什麼湯也壞了。

lemon tree said...

那頓燒烤晚餐,看來頗豐富美味喎。 加上夜色無邊,與良朋共嚐美食,談天說地一番,果真有種「千古風雅事,盡在笑談中」之樂趣呵!

best actor said...

lemon tree
雖然我們不是什麼風雅人物﹐不過良朋共座﹐把酒言歡﹐蠻有意思。:o)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