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008

我聽憶蓮LIVE07 (中)

VIII 哭

》是整個音樂會裡最為人樂道的一首歌曲。

音樂會上的作品﹐演唱及編曲忠於原版者有之(《走在大街的女子》﹑《聆聽》﹑《Incomplete》)﹐編曲及演繹全面革新者有之(《再不在乎》﹑《逃離鋼筋森林》﹑《傾慕》)﹐但連歌曲基本的旋律也一併推陳出新的﹐唯獨《哭》一曲而已。倘若說原版是感情一瀉千里的痛「哭」一場﹐那麼音樂會版本無疑是錐心滴血的暗自偷「泣」。

根據sandyandme 的獨家專訪及DVD的製作花絮﹐《哭》的07音樂會版本本有兩個﹐而這兩個方案一個是比較忠於原版﹐另一個則是全新改編。而全新改編的版本又有四個不同的演進。憶蓮認為周國儀初版的編曲比較澎湃激情﹐手法比較大路。因為歌曲本身的旋律已具有極大的波動及起伏﹐是以SL希望以比較清簡的和弦及樂器編排﹐以靜制動﹐突出歌詞裡那種隔世重逢﹑黯然神傷的感觸。本來音樂會版本曾準備以鋼琴和二胡作為歌曲的序幕﹐但直至到了舞台排練的時候﹐SL仍然覺得這樣的編曲未盡完美。現在大家欣賞到的《哭》07音樂會版本﹐是整個音樂會最後完成的編曲之一﹐前序換成了琵琶及acoustic結他的勾弦 (蕭索如殘雪裡的三味線)﹐加上大提琴凝重而低調的伴奏﹐少了原版編曲「山雨欲來」的戲劇性﹐卻增添一份淒然欲絕﹑蠶蝕內心的隱痛。

在以前的音樂會SL也曾經演繹李宗盛作曲的《哭》﹐不管《96憶蓮盛放》或《04港樂》﹐SL的現場水準都一貫地完美無瑕﹐尤其演繹副歌的「哭」字﹐每一次都有不同的變化﹐從自我抑制的沉鬱到了最後徹底的悲哭﹐將林振強先生歌詞裡深闊的 emotional arch﹐演繹得入木三分。然而SL不甘止步於既有的層次﹐毅然以比較內歛的手法來演繹這首power ballad。新的演繹手法反映出歌手對旋律及歌詞有更深一層的領悟及體驗﹐欲哭難哭﹐欲語難言﹐彷彿更切合現實生活裡無常的際遇及離合。SL在副歌的部份多用了獨步天下的假聲﹐感染力也更深刻﹐配合著背景幽怨的二胡及弦樂和弦﹐整首作品兀自縈繞樂迷的心底﹐揮之不去。到了終段二胡﹑小提琴和大提琴急速拉奏﹐如群蜂亂舞﹐更把抑壓在心底﹑紛陳紊亂的遺憾悲怨﹐一顯無遺。

《哭》的構思充滿了五內爭扎﹐但成果是超然解脫。

IX 決絕

初聽07音樂會版本的《決絕》﹐突然想起了這樣一句不相關的歌詞﹕「哈囉感覺﹐還念記嗎﹐一起向風撲……」。畢竟這首由馮鏡輝先生作曲﹑潘源良先生填詞的作品於1987年二月面世﹐距今已逾二十一年。沒有了野性難馴的鬈髮﹑青澀的歌聲﹑拙嫩的技巧﹐蛻變後換來了大將之風﹑無懈可擊的聲線﹐及已臻化境的演繹。唯一不變的﹐仍是她發自心底的感情及能夠呼出生命的嗓子。舊曲重聽﹐腦海裡浮現了很多八十年代香港生活的畫面及片段﹐校園瑣事﹐也想起了SL陪伴著我們不知不覺地走了一段很漫長很兜轉的成長道路。

喜歡07音樂會版本的《決絕》﹐以acoustic 結他作序﹐帶出了SL清雅動人﹐墜玉似的歌聲﹐副歌部份滲入了爵士悠閑的節奏﹐加上鋼琴及琵琶的中段獨奏﹐融合多種曲風﹐驚喜此起彼落﹐最後回歸自然﹐以 acoustic 結他告終﹐清爽如雨過天青﹑風過無痕。

現在SL的演繹﹐像跟朋友聊天一般﹐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原曲的少女心聲﹑受害者不甘心的申訴﹐在07音樂會版本裡蕩然無存﹐剩下的是近乎以事論事﹑「待重頭收拾舊山河」的自省和灑脫﹐如嘴角的一絲苦笑﹐留結於心底的一個疤痕﹐真的到達了「何必多說」的境地。

X 傾慕

倘若07音樂會上的《決絕》是一場雨後輕颯的清風﹐《傾慕》則是一場一發不可收拾的燎原野火。

《感覺完美》於1996年面世。距上一張粵語專輯《Sandy 94》已暌違樂迷兩年 (距下一張完整的LP﹐更要等待到2005年的《本色》)﹗當時雖然專輯《感覺完美》新鮮出爐﹐但SL身在異地﹐沒有現身任何主要媒體配合宣傳。除了一首《哭》稍具知名度﹐專輯的其他作品﹐包括曾經派台的《轉身》及《Whatever》﹐都成為了「冷門」歌曲。個人而言﹐十分喜歡《感覺完美》這張專輯﹐ 至少這次李林的合作﹐突破了滾石時代國語專輯以抒情慢歌掛帥的固定模式﹐踏出了唱片公司的安全區。周錢二人的配樂也遠較《Love, Sandy》及《夜太黑》的合成配器來得豐富廣泛得多﹐再者邀得「天籟」齊豫參與和音工作﹐陣容強盛﹐專輯的製作放諸任何標準﹐亦屬一流。

《傾慕》的專輯原版充滿了感性和神秘﹐曼妙鋪灑的爵士鋼琴﹐R&B的架構曲式﹐加上慢拍拉丁Rumba 的節奏﹐說不出的挑逗誘人。SL以輕聲演繹﹐吐字如蕊﹐纖柔不可方物﹐頌唱著李雄以物喻人的歌詞﹐清晰可見夜色裡一絲蠢蠢欲動的慾念如何釀成一場內心拉鋸戰﹐細膩迫真﹑想像力豐富。

07音樂會版的《傾慕》把歌曲推向更高的層次。譚寶碩先生的長笛吹奏深化了歌曲的神秘感(令人想起《不如重新開始》)﹑周國儀先生的爵士鋼琴﹐手法精奇﹐尤其中段獨奏﹐較之專輯版本的表演﹐更為盡興。SL演繹第一段主歌及副歌﹐手法仍然和專輯版本沒有什麼太大的分野﹐然而到了第二段﹐加入了三位和唱高手的襯托(尤其雷有輝的和聲對答)﹐心底的一星火種像突然被煽動得狂焰高張﹐騷靈及R&B的風格更為突出﹐一句一句「傾~慕~」的呼唱和應﹐充滿了高難度的即興變化﹐層層疊疊﹐欲罷不能﹐可說大顯特顯SL深湛成熟的vocal 技巧及個人自信。歌手感情盡傾﹐完完全全投入音樂的意境﹐將一首本來柔弱如水的作品﹐於繞指間幻化成一輪明焰﹐把夜色刷得耀目通亮﹐令人驚艷。

XI 滴汗

《滴汗》不能算是冷門歌曲﹐在過往SL的演唱會上﹐《滴汗》也佔據過有利的位置﹕如「91意亂情迷」裡它是都市背景的揭幕歌曲﹑「96憶蓮盛放」裡它是演唱會的頭陣﹐爵士味更濃﹑《02音樂會》裡成為了「性感滴汗激情篇」﹐和舞蹈藝員在高台上忘我地隨著節奏舞動﹐銷魂動魄。

《滴汗》是SL音樂事業的轉捩點之一﹐告別了《灰色》及以前仍是帶點稚嫩脆弱的少女感情觀﹐隨之而起的是高格調的都市生活 (《自製空間》﹑《不醉夜》﹑《最佳男主角》﹑《真想你知道》)﹐流露了獨立女性的成熟嫵媚﹐對感情的得失及訴求也更赤裸及更複雜。過檔華納後推出了《都市觸覺》系列﹐更打正了鮮明的旗號﹐在都市感情領域裡無石不翻﹐令SL音樂事業以幾何級數的速度飆升。

07音樂會上《滴汗》的編曲承襲了96版本的影響﹐這次捨棄了色士風的伴奏﹐取而代之的是以和音作引子。歌曲和歌手本身的契合﹐絕對奧妙無比﹐SL隨意一句「在滴汗是我思想」﹐已性感無方﹐無需依靠任何服裝﹑化妝﹑舞蹈﹐單是毫不刻意的歌聲﹐已牽動人無盡的想像力。

音樂會歌曲的安排極顯心思﹐《哭》和《決絕》是內心深處﹑隱隱作痛的情感﹐音樂編排簡樸低迴﹐說不出的沉醉欷歔。《滴汗》緊接《傾慕》﹐則是在夜色裡破蛹而出﹑繽紛展翅的慾望。值得一讚的是Andy Peterson的bass 及雷李Chamberlain的和音﹐前者令歌曲帶出深度﹐後者讓歌曲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也是眾多《滴汗》版本裡最花心思﹑效果最完美的ending。

Are you ready for love﹐是奮身一躍之前的最後警醒。自此﹐再沒回頭之路。

XII 逃離鋼筋森林

三部曲中的第二部往往是藝術創作最具難度的一步。它有承上啟下的重要責任﹐既不能將情節及結局提早曝光﹐卻又要緊扣人心﹐令人繼續追隨下去﹐的確甚考創作者的功力。《逃離鋼筋森林》是都市觸覺系列的第二部﹐概念可以說是將第一部中的第八軌《偷閒》的中心思想﹐發揚光大。去年我曾經信口胡言﹕第一部《City Rhythm》﹐SL像在沙地上劃一個圓形﹐是為都市﹐然後逐一展示圓內刻不容緩的節奏﹐淡漠疏離的關係﹐繾綣細膩的情慾﹐一切都是挑戰時間﹑空間﹑感情的極限﹐是一種「盡我」的詮釋﹔ 第二部《逃離鋼筋森林》﹐像是指圓形以外的世界﹐如何擺脫枷鎖從冰點的人尋回沸點的人﹑如何放下疑慮或計算來重尋本色﹐是一種「忘我」的詮釋﹔ 第三部《Faces & Places》﹐則是把沙上的圓洗刷得一乾二淨﹐因為這個圓根本沒有內外之分。所謂都市觸覺其實是一種心境( 都市心)﹐不管到了任何地方遇上任何人發生任何事﹐都會同樣出現匆匆而淡薄的情感﹐抑制不了的風笑痴﹐未記卻又記歸路的前塵﹐一切一切不過是都市生活的流聲掠影。唯一自處的方法﹐就是再不在乎地冷靜看酒熱﹐來為昨日餞別﹐是一種 「無我」的詮釋。

《逃離鋼筋森林》專輯裡數首節奏明快的作品都充滿了灼熱的拉丁風情﹐如《逃離鋼筋森林》﹐《燒》及《不不不》﹐拉丁式的敲擊樂將歌曲裡那些原始的感情徹底地釋放﹐和第一部《City Rhythm》以騷靈R&B為主的風格比較﹐各具特色。

改編自《Run for Cover》的《逃離鋼筋森林》雖然不是專輯的主打歌曲﹐然而從《91意亂情迷》演唱會開始﹐已不時回歸舞台之上﹐比較難忘的是《04港樂》中的 medley﹐和倫永亮壓軸演唱﹐動感火熱﹐狀態撩人。07音樂會的版本﹐Angelita 及 SL 以即興的 phrasing 作為歌曲的引子﹐師法豪邁奔放的南非傳統部族唱詠﹐將稍前《傾慕》及《滴汗》騷在骨子裡的性感﹐轉化為狂野﹐把現場氣氛推往更高點。

音樂總監倫永亮先生曾經指出女性的敲擊樂手不多﹐Margie Tong 不單是一名極其出色的敲擊樂手﹐而且更是女性﹐可說是雙重罕貴﹗ Margie﹐SL及和音精英同台合作﹐將《逃離鋼筋森林》的熱帶叢林引人入勝的氣氛表露無遺。07音樂會另一個值得表揚的地方是樂手及和音歌手在不同的歌曲裡﹐都有獨當一面﹐盡情發揮的機會。這種悉心周慮的安排﹐無疑是對樂手的一種尊重及致敬﹐也回應音樂會應以「音樂」為主的基本原則。在SL07音樂會裡﹐樂手及和音歌手不是「工具」也不是演唱會的「排場」﹐他們每一個人及他們所負責的樂器﹐都有獨特的性格及風格﹐也讓觀眾留下了深刻難忘的印象﹐令人回味無窮。

XIII 芝加哥的故事

《芝加哥的故事》在《04港樂》中配以香港管弦樂團的銅管樂演奏﹐可說是最氣勢沛然的一次表演。07音樂會上雖沒有相同的樂團陣容﹐然而陳澤忠的programming和Louis Pragasam 的drums﹐精彩萬分﹐不見失色。

跟《哭》相近﹐每一次SL現場演繹《芝加哥的故事》都極忠於專輯錄音版本的唱法﹐現場效果更超於專輯原版。《芝加哥的故事》雖不是節奏明快的舞曲﹐然而它的 big band jazz 曲式及配樂﹐氣勢壯麗無匹﹐加上SL充滿爆破力的騷靈怨曲唱腔﹐及煙視媚行間不自禁地流露出來的壓台感﹐足令樂迷一次又一次瘋魔起來。

XIV 誰像你好

稍前《匆匆》和《都市心》依照《Faces & Places》專輯的出場次序﹐back to back在音樂會上出現﹐隨後《芝加哥的故事》和《誰像你好》也沿用了《Sandy 94》的黃金陣容﹐而且兩首均出自荒川里佳小姐的手筆﹐真是饒具心意。

曾經虛擬過07音樂會的曲目﹐《誰像你好》可說是最想SL演唱的三甲候選名單之一 (其餘兩首是﹕《暗示》及《不敢奢想改變你》)。除了極度喜歡這首帶有Mariah Carey早期R&B風格的作品外﹐也不諱言希望聽到SL現場演繹中段驚天動地的「海豚音」。

雖然07音樂會上﹐海豚沒有如想像中露面﹐然而絲毫無損SL完美無瑕的vocal演繹。SL在sandyandme中的專訪中透露﹐現在心態改變了﹐沒有以前好勝心重﹐加上這種唱法也不如以前那麼罕見及特別﹐是以覺得沒有非唱「海豚音」不可的必要。

覺得SL說得出這樣的話﹐的確深得「come as you are﹐be who you are」的箇中三昧。畢竟唱歌除了倚靠技巧外﹐能否將內心深處有感而發的感情融入旋律﹐感動知音﹐才是最重要。07音樂會的《誰像你好》﹐SL隨手輕舒﹐如秀髮風飛﹐高音部份音質脆亮﹐可說是現場罕見﹐令人忘卻這首作品本身極高的難度。加上SL柳腰款擺﹑眼波斜泛﹐的確「酒再不要為我傾因已醉倒」﹐蜜意如膠似漆。這種造詣﹐誰像你好﹖
 
XV 早晨
每次聽到《早晨》﹐神思總會遠飛87年的盛夏。潘源良先生的歌詞﹐端的奧妙無方。《痴纏》及《早晨》﹐更彷彿上集下集﹐描繪細膩﹐情境人物﹐一脈相承。記起專輯版本的《早晨》﹐SL控制自己的聲線還沒有達到現今爐火純青的境地﹐然而當時卻已能將歌曲中綿綿的情意﹐以歌聲抒發表達﹐令人迷醉。07音樂會上﹐SL輕唱半首作品﹐然後大方得體地退席更衣﹐讓Angelita 獨挑大樑﹐將歌曲完成下去。

Angelita Li 李安琪是香港的爵士女歌手﹐出身於音樂家庭。出道時除了唱廣告歌曲外﹐曾是Beyond樂隊的幕後和音。 Angelita 在曼谷渡過五年﹐曾和當地一流的爵士﹑森巴﹑R&B樂隊合作。踏入九十年代﹐李旅居洛杉機﹐繼續為不同類型的樂隊作主音歌手。九六年回歸香港﹐推出了一張國語爵士專輯《Mystery》﹐網羅了香港首屈一指的爵士樂手﹐如包以正 (04港樂/結他)﹐Dave Packer (04港樂/編曲/鋼琴)﹐Anthony Fernandez (96憶蓮盛放/drums)﹐及Paul Candelaria (bass)。及後李加盟Soto樂隊在亞洲及美國作巡迴演唱﹐也和Soto推出過一張專輯 (資料來自香港爵士樂會)。

雖然Angelita的歌聲較SL柔薄﹐然而她淡淡輕唱著《早晨》﹐加以適度的即興變化﹐嗓音彷彿有一種茉莉花般的清幽﹐少了SL版本的甜蜜﹐多了一份颯爽。

(to be continued)

6 comments:

Fun said...

我倒希望你有真身去看蓮母這個驚天地泣鬼神的演唱會~

我看了4場,蓮母在每一場唱《哭》的時候,在感情發放上都有點不同,時而悲涼時而凄怨,此等造詣,香港樂壇中誰可匹敵?

《誰像你好》的現場反應超好,最尾那粒“好”字肯定令全場9成觀眾毛管直豎..

Wordy said...

寫得一貫認真、仔細,想像充滿色彩、查證詳盡過人,有關方面該考慮讓你替 SL 做文案工作 ^_^

跟別的 SL 支持者談起,有些不愛新版《傾慕》,覺得「大鳴大放」毀了原來的輕柔婉若,我卻持跟你一樣的看法,甚至認為不是兩生花,而是新版更乎合當代的愛情風景,哈哈 ~

跟《沒結果》一樣,對現場演唱《芝加哥的故事》開始有少許生厭,縱然每一次都有新點子。Live 07 是另一回實力示範作。

得到 SL 親口證實(在 sandyandme.com)不唱「海豚音」的理由,心裏覺得很踏實。她的優美已成一種風範,太多花巧只會破壞氣氛。

網友回港放春假,幾天前在中環碰見 SL,他一樣錯過了上年的演唱會,但聽了 CD,看過照片、報道,自然深愛 Live 07,「手騰腳震」地對 SL 說:Your concert is bravo!--I wish I could tell her the same thing face to face, too ...


PS 請收「貓」

wbs said...

just back from karaoke, sang a number of those (couldn't sing all, or my friends would put me into another room...) <決絕> is easy listening and k-friendly, <玩伴> is really not that easy...
awaiting your 下集大結局~~

OGAKE said...

我繼續推"哭",由毛管棟到流出淚來,都是"哭"惹的禍。

光.軍 said...

"你聽憶蓮LIVE07(下)"等待ing..

best actor said...

Fun:

是的﹐SL的演繹即興性及感情強烈﹐雖然技巧很高﹐但不會很機械化地處理一首歌曲﹐是以一連數晚的演唱﹐都會產生不同的變化。真的教人嘆服。《誰像你好》是天掉下來的禮物﹐像過聖誕。

Wordy:

謝謝讚賞和伊貓的提點。對﹐我也覺得近年《芝加哥的故事》和《逃離鋼筋森林》的演唱次數好像頻密了一點。不過前者的big band jazz 在香港很少遇見﹐而且很有broadway 的味道﹐難怪SL會常唱。《逃離鋼筋森林》對於推動現場氣氛是很有效的﹐不過她的快歌太多﹐大可以換換口味﹐如《純情筆記》﹑《飛翔 remix》或《灰色/灰色化裝》﹖

Linus:

《決絕》is such a beautiful acoustic ballad, I completely fall in love with this new interpretation and arrangement. 《玩伴》is almost impossible to sing live. Will write some more in the final installment.

Ogake:

對﹐除了 《哭》以外﹐《夢了》也令我起了雞皮疙瘩。

光軍﹕

對不起﹐近期工作太煩忙﹐而且不好意思在這裡斬件上碟﹐是以花時久一點才能更新。十分待慢網友。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