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2008

玫瑰香

念是人性的一部份﹐與生俱內。社會宗教的道德規範將慾念視為頭號大敵﹐洪水猛獸﹐世人必須分秒警醒﹐時刻提防。文人小說家則視慾念為文學作品不能或缺的一部份﹐因為禁忌愈深﹐犯禁者的內心鬥爭就愈見劇烈﹐也更值得描述探討。

在電影《色戒》之前﹐上世紀末九十年代中出現過《紅玫瑰白玫瑰》。人所共知﹕
振保的生命里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一個是熱烈的情婦——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與其說是女人惹的禍﹐倒不如說作者張愛玲借用了振保的角色﹐將世人「既得隴﹑復望蜀」的天性放到了烈日下曝曬﹐儘管多麼富麗堂煌的裝飾詞語﹐最後也被打回原形﹐無處可躲。情慾既能帶來驚險莫名的喜愉快感﹐同時也賦予生命極其強大的破毀力量。這正負兩面的後果既短暫亦長久﹐相生相剋﹐益發使世人沒法分辨梳理﹐當中多少是轟轟烈烈﹑義無反顧的「情」﹐多少是蠢蠢慾動﹑以身犯禁的「慾」﹔多少是值得將名譽地位統統豁出去來換取的天長地久﹐多少是戴起虛假面具﹐自欺欺人地一晌貪歡﹑玩火自焚。《紅玫瑰白玫瑰》沒有對這些問題痛下定語﹐然而卻將問題清晰具體地呈現﹐在午夜夢迴之際﹐尤其發人深省。

《紅玫瑰白玫瑰》的原聲音樂是整部電影極其重要的一部份。不管是白玫瑰著足在臥室前幽幽地回眸﹑或紅玫瑰在鋼琴前隨著音階讓內心欲望振振展翅﹐小蟲所編寫的動人旋律﹐赫然和角色當時的感情﹑心態﹑動作絲絲入扣﹐不能分割。就像角色無言的剖白﹐以音樂代勞。單就原聲音樂每一軌的名字﹐彷彿已道出了一個又一個耐人尋味的傳奇故事﹕ 盼情﹑欲望之翼﹑禱文﹑還君芳心﹑回眸﹑迷與悟﹑夢醒無痕﹑回旋﹑憶相思﹑浮生若夢﹑醉人吻﹑凋零﹑等愛﹑心饞﹑貪吻……

相對而言﹐流行音樂甚少探戈類型的作品﹐因為能將探戈寫得形神並茂﹐而非畫虎類犬﹐甚考音樂人的功力。若以情慾入題﹐阿根庭探戈的確是尚佳的選擇﹐因為它骨子裡流露的是拉丁文化歌頌的壯麗激情﹐節奏彷彿為天人交戰步步緊迫﹑進退兩難的局面度身訂造﹐讓舞者盡情忘我﹐好好醉生夢死一回。小蟲創作的《玫瑰香》﹐合他及George Leong 二人之力合編﹐以單簧管﹑弦樂﹑古典結他﹑鋼琴及豎琴作為引子﹐華麗中透現細緻﹐繼而傳來憶蓮百感交雜﹑情慾糾纏的歌聲﹐暗暗揉合了她獨步天下的氣聲及古典音樂唱腔﹐卓然自成一家﹐令人神為之奪。加上中段的男女高音和唱﹐既如進入了生死拼搏的西斑牙鬥牛場般熾熱﹐又如坦丁神劇裡神祗冷眼旁觀世情般冷峻﹐令歌曲的張力全面賁張﹐如巨浪般此起彼落而至﹐將聽者完全淹沒於音樂裡﹐最後回歸孤寂﹐萬籟無聲﹐彷彿一場幻夢。

小蟲所創作的旋律﹐固然是大師的手筆﹐然而《玫瑰香》的歌詞也同樣達到極為簡煉及精辟的層次﹐以魚水之歡﹑玫瑰芬芳寥寥數語﹐將人性情慾描繪得細膩入微﹕

花有情才香 愛過了會再想
魚嗜水之歡 不清楚誰能夠原諒
幸福也受傷 快樂也叫人盲
喪盡了天良 滿足了慾望
玫瑰香 夜未央
心裡想的人不一樣

花有情才香 開過一樣芬芳
貪婪的餘歡 醒來的人不知去向
除了在原聲音樂中不同的伴奏版本﹐《玫瑰香》也曾在SL的音樂會中以不同的姿態亮相。在96「憶蓮盛放」中﹐倫永亮先生將中段部份改成費明哥 (flamingo) + 森巴﹐雖然原版配樂獨有的弔詭魅力消失無痕﹐然而卻增添了巴西街頭嘉年華會的熱鬧氣氛。

除了編曲上的變格﹐ SL在演繹方面也尋求突破﹐曾經在台北及南京演唱會中揉合了古典音樂唱腔 (美聲)﹐在中段部份亮了一手﹐宛如《歌聲魅影》中Christine Daae 被音樂的魔力牽引﹐不能自己地忘情獻技。

在SL的眾多電影主題作品裡﹐《玫瑰香》佔據了一個極其獨特的位置。就像一朵濃艷的玫瑰﹐不與群芳並列。

6 comments:

lemon tree said...

首次聽到憶蓮用古典美聲現場演繹《玫瑰香》,真的叫我乍逢驚艷,聽得出神。 整首歌無論在編曲和演唱上,都有著排山倒海的瑰麗色彩。濃郁的玫瑰花香,彷彿隨著銷魂的歌聲撲面而至,不禁令人片刻情迷意亂於這段情慾角力當中,不能自已。 一曲聽罷,仍覺意猶未盡,餘音杳杳......

best actor said...

對啊﹐SL的美聲唱法真的令人叫絕﹗

Anonymous said...

我記得SL在06北京演唱會也唱了歌劇版玫瑰香(早于南京臺北?)。最大的遺憾是我當時初到北京,生計都成問題,沒法去現場。

這段錄音質量不錯,多謝BA拿出來,讓我們一飽耳福。

-Silvano

Anonymous said...

對了,BA,能否麻煩您將這段臺北玫瑰香的音頻文件發到我的email silzheng at gmail.com 呢?或者告訴我怎樣可以下載?

-Silvano

Wordy said...

《玫瑰香》= 千年遺珠 = 沒有大流行也不曾獲得任何嘉許的作品

台北演唱會片段之前沒聽過,謝謝啊 ^_^

best actor said...

Silvano and Wordy:

玫瑰香是一首十分獨特的歌曲﹐也屬於滾石唱片黃金時期輝煌的一頁。 :o)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