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008

十三子祥 (上)


幼便聽林子祥和葉德嫻﹐因為家人是他們忠實的粉絲﹐差不到逢黑膠便買。百代的《三人行》可能是我印象中第一首接觸林子祥的作品﹐漫長漫長夜晚﹐從未覺是冷。在這裡挑選了十三首阿Lam華納時期的作品﹐細說從頭。

1 重逢
《愛情故事》(1983)
這張專輯是阿Lam從百代過檔華納後首張推出的專輯﹐封面攝影是楊凡﹐甚有高格調﹑優皮味道。大碟泰半都是改編的流行歌曲﹐主打包括《莫再悲》及《水中蓮》(和關正傑的《漁舟唱晚》撞個正著)﹐甚受歡迎。去年網誌曾有一篇以「巴黎」入題﹐談及由徐太施南生及鄭國江填詞的《巴黎街頭》﹐這次則挑了林葉首次合作的《重逢》。

當時SY剛剛簽約華納﹐屬於Paco 陣營。阿Lam 則以前輩身份提攜新人﹐以合唱形式臂助SY進入歌壇 (後來以相同形式和蔡立合唱)。那時候年少﹐不知道《重逢》改編自什麼歌曲。後來移居楓葉國﹐看到該處境劇集在電視重播﹐才每天聽到這首歌的原曲。《重逢》取材自美國1972-1983年的長壽處境喜劇《M*A*S*H》的主題曲﹐是韓戰時期美軍駐韓的故事。劇名是 Mobile Army Surgical Hospital 的簡寫﹐該劇受歡迎的程度史無前例﹐結局的收視高達一億五百萬﹐遠遠拋離《Cheers》﹑《Seinfeld》及《Friends》結局的收視﹐紀錄至今尚未被朋儕打破。劇集的主題曲名為《Suicide is Painless》﹐由Johnny Mandel 作曲﹐劇集導演Robert Altman (《Godsford Park》) 十四歲的兒子Mike Altman 填詞。歌曲播放了十一年之久﹐曾經高踞英美流行樂壇排行榜﹐據聞兒子賺到的歌曲版權比爸爸執導電視劇的片酬還多。

SY初試啼升﹐雖然廣東話如懸崖走索﹐然而歌聲清脆尖亮﹐和阿Lam 極為配合。林振強先生的歌詞蕩氣迴腸﹐輕輕道出了一個夜色裡舊愛重逢﹐彷如隔世的都市故事。喜歡最後數句﹕
「相對牽強一笑,各知道不再需要,再重提現已消失的那宵」。
千言萬語﹐再無用處。

2 獨腳戲
《愛到發燒》(1984)
《愛到發燒》這張專輯集合了很多不同的歐西流行曲風﹐如點題主打《愛到發燒》的funk (頭暈去看醫生﹐醫生在食蕉﹗)﹑《芭莎露華》的bossa nova﹑改編自具備爭議性電影《午夜快車》的主題曲《逝如風》﹑滑稽抵死﹑中間有對白的《丫嗚婆》﹑清唱的《我愛你》﹑阿Lam 為電影《英倫琵琶》親自創作的《邁步向前》等﹐是經典的八十年代香港流行專輯……我最喜歡的還是阿Lam 一首side cut 改編作品《獨腳戲》。

《獨腳戲》的原曲《Something Stupid》收錄於Frank Sinatra 1967的專輯《The World We Knew》內﹐單曲是和他的女兒Nancy 合唱﹐是Billboard 史上至今唯一父女合作的冠軍歌曲。當然本世紀比較知名的版本﹐為英國壞孩子Robbie Williams 和冷艷親王 Nicole Kidman 2001的單曲版本。收錄於《Swing while You are Winning》的概念專輯﹐RW和NK的《Something Stupid》風情萬種﹐卻又不失原版的韻味。
林振強先生所填的歌詞﹐將原曲的意思消化過濾﹐移轉為阿Lam 「襄王有夢﹑神女無心」的喃喃自語﹐充滿故事性﹐卻又教人由衷同情﹐是一首不可多得的抒情作品。

3 每一個晚上
《創作歌集》(1984)
不清楚為什麼《每一個晚上》被收錄於創作歌集之內﹐畢竟旋律來自花非花及韋伯長青歌劇《Cats》中的《The Ballad of Billy McCaw》。原創與否﹐我倒不太執著﹐畢竟《每一個晚上》的確出色﹐尤其在演場會現場內無涯星海﹑點點星光中﹐隨著阿Lam悠揚大氣的歌聲載浮載沉﹐有一種比生命壯闊的體驗。副歌的一句「叮囑風聲代呼喚你千趟」﹐盡訴兩地相隔的思念之情﹐令人心弦顫動。

4 誰能明白我
《創作歌集》(1984)
阿Lam唱過不少勵志歌曲﹐比較硬銷的有《男兒當自強》﹐鬼馬的有《生命之歌》﹐然而他擁有一系列教人互勉互勵的歌曲﹐在逆境中聽來﹐總會帶來一絲堅毅的力量﹐讓人繼續逆流而上﹐越過難關。華納時期則有﹕《莫再悲》﹑《邁步向前》﹑《真的漢子》﹑《終於勝利》﹑《友愛長存》……在眾多的勵志歌曲中﹐電影《貓頭鷹與小飛象》的主題曲《誰能明白我》應該最讓人耳熟能詳。鄭國江先生淺白精練的歌詞﹐沒有半點說教﹐彷彿一番自我勸勉的內心獨白﹐然而卻能引起普世共鳴﹕
前路那怕遠 衹要自強
我繼續獨自尋路向
常為以往夢想發狂 耐心摸索路途上

懷自信 我永不怕夜航
到困倦我自彈自唱
掌聲我向夢想裡尋 儘管一切是狂想
就算沒有人明白自己﹐也無所謂。最重要是﹐在夜航中不失自彈自唱的傻勁。

5 星光的背影
《85特輯》(1985)
阿Lam 作為一個唱作人﹐也曾為很多歌手寫歌﹐合作最多的當然是SY﹐單是初出道的主打單曲《零時十分》已是他一手打造﹐還有《完全是你》﹑《蒨意》﹑《願意》﹔其他歌手包括杜麗莎(《仍然記得o個一次》)﹐陳百強(《寵愛》)﹑梅艷芳(《抱緊眼前人》)﹑側田(《有火》)及林嘉寶(《幸運兒》) (http://www.georgelam.net/)。在眾多別人的歌中﹐我最喜歡的是寫給徐小鳳的《星光的背影》。徐的演繹故然風格獨特﹐阿Lam在這張專輯中拿來翻唱﹐也同樣出眾﹐尤其末段的ad-lib﹐暸亮縈繞﹐將歌曲的韻味延續。具有真正實力的歌手便有這樣的能耐﹐草木皆可成劍﹐不會活在別人星光的背影下﹐自有燦爛光輝。

6 十分十二吋
《十分十二吋》(1985)
這首串燒舞曲對我的初中年代極有特殊意義。85後半年度我們唸中二﹐四名同班同學報名參與了學校的歌唱比賽。當年我們是校內的唯一隊 boy band﹐隊名為Mixer (是一位譚姓同學順手拈來的爛名字)﹐參賽歌曲正是這首應有盡有的《十分十二吋》。當然沒有一個正常的中學歌唱比賽會容許參賽者在台上以車輪戰方式將一首長達十分鐘的作品唱完。幸而我們當中有麟迷有榮迷也有無所謂者(即我)﹐將這首歌斬件節錄起來比較容易﹐七拼八湊之下﹐我們將歌曲刪減至五分鐘﹐雖然不太夠吋﹐但限於時間﹐只能從權。我和另一名陳姓同學表演慾只屬一般﹐樂於擔任和音工作(即由頭唱到腳﹗)﹐最記得我們唱到《你的眼神》那一段「因你的眼神﹐使我心裡著迷﹐啊啊啊~~」﹐一派情深脈脈的死樣﹐想起都想笑。至於中段榮迷solo那一段《Monica》則最富娛樂性。因為該榮迷只顧著模仿MV裡 Monica 的舞步動作﹐加上該榮迷輕度發台瘟﹐結果從第一個Thanks 便開始走板﹐什麼都慢了半拍﹐加上Monica 舞步﹐簡直慘不忍睟﹐成為巨大笑話。那次出賽我們是與獎項無緣了 (哈﹗)﹐只是阿Lam的《十分十二吋》竟成為了我最熟悉的其中一首歌曲﹐也是始料非所能及。隔一陣子﹐阿Lam 再推出《街頭霸王歌》及《好氣連祥》等同類作品﹐只是《十分十二吋》的創意驚喜﹐已是不復得存。周潤發先生也曾借題推出了一首《十二分十二吋》﹐至於周先生的獨有歌藝甚值一談﹐在此暫且不表。

to be continued - 十三子祥 (下)

4 comments:

Wordy said...

《M*A*S*H》港譯《風流軍醫俏護士》,似乎後來某些三級片片名靈感源於此 :p

《Something Stupid》我是先聽 Robbie Williams 和 Nicole Kidman 的版本啊 :p

《每一個晚上》《誰能明白我》都是我的「心水」

有機會的話,你要給大家再唱唱《十分十二吋》,哈哈 ~ 當年這首歌我可是倒背如流啊!

lemon tree said...

《重逢》首歌,講真印象不深,感覺只屬一般。計落阿Lam 和莎莉在唱片上,都有過6、7首合唱歌。其中較喜歡《愛到分離仍是愛》和《乾一杯》。

《每一個晚上》的編曲很有氣氛,覺得阿Lam 唱以「夜晚」作題的歌曲,特別有味道。

《愛到發燒》專輯內,《我愛你》、《獨腳戲》、《邁步向前》都覺得好聽。 但自己更愛由林振強填上鬼馬歌詞的改編歌《丫嗚婆》。 這中文歌詞基本上是依照原曲的意思填寫。(原曲:Jimmy Soul《If You Wanna Be Happy》~ 1963年Billboard的冠軍歌)。 Richard有本事把歌詞寫得更加風趣抵死,發揮了一貫洋蔥頭的幽默本色。 歌名簡單將醜婦喚作丫嗚婆,已夠晒地道傳神,叫人會心微笑。

best actor said...

Wordy:

十分十二吋真係好鬼過癮﹐我o地大可以重組MIXER﹐雖然年齡多表上都唔係幾似boyband
囉﹗

跟SL一樣﹐從阿Lam以前o既作品﹐我認識唔少歐西流行曲。

Lemontree:

下一集談及千億個夜晚﹐就會講講其他夜晚。If you wanna be happy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Never make a pretty women your wife, so from my personal point
of view, get an ugly girl to marry you! 男人事實若你要開心活在世上﹐若你喜歡安安樂樂歌唱﹐便要揀"丫嗚"婆做對像﹐萬事自會多樂暢﹗ how cute!

Wordy said...

好好好,等我溫下功課先 ~

森美都組 boyband 喇,我地唔算超齡啫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