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2009

靈魂之窗

image courtesy of wikipedia
中學一年級起已開始戴眼鏡﹐直至大學一年級才轉用隱形眼鏡。眼鏡﹐已成為了我身體不能或缺的一部份﹐沒有它世界不過一片朦朧糢糊的輪廓﹐失卻細節和深度。我的近視程度算淺不淺﹐算深不深﹐歸根究底還是初中的時候在床上半明不暗的環境下啃武俠小說之過。本來可以作激光手術矯正視力﹐偏生自己有近百多度的散光﹐稍前的科技只能矯正近視﹐對於散光則無用武之地。只好接受現狀。沒有散光的人也許對於散光的概念不太了解。想想梵高的「繁星之夜」﹐患有散光的人看見一束光芒﹐大致分散有於畫中的星光。是一種頗為浪漫的視力毛病。

自戀地說﹐自己平凡的五官﹐最滿意是自己的眼睛。不是因為特別好看 (我又不是李美鳳)﹐只因明明確確地遺傳了母親的眸子。家母的眼睛沒帶桃花也不嬌媚﹐長到了我的臉上反而不是一種遺憾。

眼睛被詡為「靈魂之窗」﹐我覺得不無道理。從一個人的眼神﹐可以辨別出友敵愛惡真偽。不管一個人的言語如何謹慎計算或圓滑修飾﹐有時候一個最不為意的眼神﹐便洩露了隱藏深處的原意和端倪。辦公室裡有一名同事﹐甚至能從別人的眼睛猜算出年齡﹐彷彿玄之又玄。

以前曾經跟洋人交往過﹐冰藍色的眸子的確深如大海﹐凝視下會迷失其中。只是撇開了崇洋媚外或貪新鮮的心理﹐不管顏色多美﹐要是眸子裡欠缺了一些物事﹐最後還是會醒覺過來。眼睛不啻是「牆上的字」﹐任君細閱﹐在乎自己是否留心。情人的眼睛﹐固然最好看﹐也最考人的判斷力。因為不夠客觀﹐只緣身在此山中。
________________

周日名采同題作品﹕

~
阿力仕魂的竊竊私語
~ wordy

5 comments:

JeThorpe said...

看你profile的相片,你的眼睛應該都okay,我就遺傳了父母的小眼睛,幸好我沒有近視,我戴眼鏡的樣子很醜很醜.
你這篇post,令我想起我曾看過的書《冰鑑識人學》,書中提及這樣的相術口訣:「邪正看眼鼻,聰明看嘴唇;功名看氣宇,事業看精神。壽夭看指爪,風波看腳跟;若要問條理,全在語言中。」幾有趣.

best actor said...

發現在北美生長的華裔小孩子﹐單眼皮和小眼睛的機會彷彿比較常見 (當然沒有任何科學性的統計支持我的言論)﹐小眼晴也有小眼晴的魅力﹐誰叫我是死忠派的蓮迷。

相由心生﹐的確十分玄妙。我對這門學問有濃厚的興趣﹐但沒有花時間涉獵﹐而且天性魯鈍記性不好﹐老是記不住口訣﹐只好相信天性直覺。功名壽夭嘛﹐那是順其自然好了。 :o)

lemon tree said...

眼睛能夠傳情達意。 眼神交流,情意流轉,的確比起言語上的千迴百轉,更能直接表達內心的感受。情人眼裡,當然一切盡是良辰美景,但極目所見的,可能只是海市蜃樓,純屬幻象而已。

縱然有些人天生擁有漂亮迷人的眼眸,但從其空洞呆滯的眼神中,彷彿已看到內裡同樣貧乏空白的腦袋。

best actor said...

對﹐從靈魂之窗看進去﹐不管多小心﹐是美是醜﹐是智是愚﹐還是會露餡的。

微豆 Haricot said...

Better late than never, here is my submission:

靈魂之窗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9/04/windows-to-souls-karine-blais-sharbat.html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