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09

如此良夜明月

年今日在加州南部欣賞了SL的露天音樂會﹐倏忽已是一年光境。俗語有云﹕「一年容易又中秋」﹐「容易」兩字看似淡然﹐其實也不無流年似水的感慨。滔滔華夏文化﹐百姓對於中秋這個節慶倍添重視﹐也許有鑑於數千年來神州大地上幾歷天災人禍動盪不安﹐乘著季節交迭明月當空﹐一家人聚首共渡良宵﹐由衷感謝人月兩圓的賜﹐絕對合情絕對合理。

小時候每個周末都跟隨父母到灣仔探望外祖父母。每逢中秋﹐都會到灣仔街市附近的傳統香燭店挑揀燈籠應節。還是個子玲瓏的我喜歡仰著首﹐睜著眼睛﹐飽覽從店鋪天花板參差懸垂的紙紮燈籠。不管是現代發明如火箭坦克或遠古神物如吉光鳳凰﹐大部份的燈籠都以幼竹紮成骨架﹐鋪上紅色玻璃紙﹐灑以閃閃奪目的金粉﹐彷彿蝴蝶的翅膀﹐手指稍稍觸及﹐不禁沾上光彩。那時候也有很多用皺紙紮成的燈籠﹐如楊桃及白兔。我和姊姊的口味變化不大﹐記得很多年我都是挑選了玻璃紙系列的製成品如火箭﹐姊姊則偏愛皺紙系列﹐尤以楊桃為最。

有一年我們還在唸小學﹐在飯廳點了燈籠在追逐遊玩。突然看見姊姊燈籠裡的臘燭丟在地上﹐說是遲那時快﹐她手上的楊桃燈籠已矍然著了火。我們頓時忙作一團﹐慌亂中高喊火燭。父親從客廳拋下報紙﹐箭步搶來。還記得他穿著及膝的藍色休閒睡袍﹐手上拿著一只脫下來的拖鞋﹐出手起落明快﹐一下一下的擊打著燈籠滅火。父親的拖鞋每接觸著紅焰中燒的燈籠﹐都濺起點點星火﹐然後在空氣中飄飄殞落﹐如果不是情勢危急﹐其實十分好看。父親單以一只拖鞋便把火光撲滅﹐難為姊姊粉色嬌艷的楊桃燈籠被狠狠擊打成一塊燒焦了的柿餅。這是童年時比較印象深刻的一段中秋小插曲。

從小我也算不上是一名月餅愛好者﹐也許因為對於鹹點興趣不大。父親喜歡五仁月餅﹐也許喜歡細碎果仁帶來的實質口感。家人大都喜歡N黃蓮蓉月﹐她們都喜歡把蛋黃先吃掉。我是蠻容易滿足只有蓮蓉的月餅﹐光是八份之一的小塊已很足夠。雖然對於月餅的胃口不大﹐但幼時很喜歡打開月餅鐵盒﹐聞著撲鼻濃郁的香氣﹐細細留意餅面起伏浮突的刻字。總覺得區區「X華月餅」四字﹐也能讓我賞玩半天。

兩年前中秋前夕剛好到北京遊玩。在王府井東方新天地嚷著幾次要吃 Dairy Queen 的冰淇淋月餅﹐但自己都沒有附諸實行。如沒記錯﹐一塊DQ冰淇淋月餅售價三十多元人民幣上下﹐很多人在北京可以花這種價錢吃三頓飽飯。也曾目睹商場中不少師奶出手闊綽﹐數千元數千元的現鈔付款﹐兩手大包小包的月餅﹐不管送禮自奉﹐不得不承認購買力驚人。


這年T的母親再次入院做差不多十小時的手術﹐我們披夜開長途車回到多倫多探望病情。幸而手術成功﹐康復在望﹐我們都鬆了一口氣。在醫院的病房我們祖兒孫三代分吃了一個蓮蓉月餅﹐聊具中秋的意義。

很多網友都送上了林林總總關於月色的歌曲﹐我也不免隨俗﹐挑選了莎拉布朗文現場版的《La Luna》。謹此祝願各位身體健康﹐珍惜中秋良夜人月團圓的可貴。


4 comments:

readandeat said...

這邊連續兩年中秋都陰天,今年更下雨。

今年沒有吃月餅。

中秋節快樂﹗

best actor said...

我們這邊也時雨時晴。今年吃月餅是往年之冠。吃了兩小塊。很多年我都沒有吃過這麼多。哈哈。

也祝你們一家人中秋快樂﹗

微豆 Haricot said...

On my way back from the Y gym, I actually saw the moon showing her round face for a while.

I too have fond memories of playing with paper lanterns with all the other little 簾租屋邨亍坊小童!!! I like the 蝴蝶燈 & 走馬燈 the best :)

best actor said...

I remember 蝴蝶燈 & 走馬燈, my paternal grandparents always hanged one in their old apartment, except it was made of wood not paper, more like 宮燈 than 走馬燈. My parents usually just brought us to 維園 or 跑馬地 somewhere during mid-autumn. We didn't know of other kids in the neighbourhood when we were wee small.

All fond memorie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