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2011

星期六的早上

葉國初夏的清早﹐燦爛的陽光意氣風發﹐如君臨大地。雖然臥室上了頗厚的淺駱駝色絨革窗簾﹐曙光仍能從簾縫流瀉到牆壁上﹐讓人無法漠視晨色的造訪。

我們是習慣性動物﹐每天六時四十分﹐收音機鬧鐘會風雨不改地播放著CBC的節目﹐滔滔不絕地游說著兩具半醒未醒﹑不情不願的身軀﹐毅然起床梳洗上班去。昨天睡前忘了把音量調到零度﹐今天音樂如常地破空而起﹐警覺地馬上把音符統統塞回收音機裡去﹐說不出的義無反顧。

也許一天之計在於晨﹐偶爾樂得無計可施﹐真好。星期六的早上﹐可以懶床的人是有福的。

■▲■ 字由式 ■▲■

4 comments:

wordwordword said...

Vince: 謝謝你第一時間支持!

naruto said...

我今朝要做野,無得懶床

Coffee said...

我星期六、日都睡到自然醒,我覺得好幸福。

best actor said...

周遊﹕

當然要支持﹗

火影﹕

賺多D係另一種福氣﹗:oP

咖啡﹕

睡眠充足抵萬金。 :o)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