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2007

嫻談 之 遺失永恆中 (上)


然加盟黑白後的三張專輯﹐好歌連連﹐但眾所周知﹐葉德嫻最銷魂蝕骨﹑震撼人心的經典﹐全屬於「永恆」時期的作品。其實家裡的人對於我閱讀和音樂的口味﹐影響甚大。要不是家人沒有放過葉每一張的黑膠唱片﹐我也不會在小學的時期便成為了葉的「飯」。

1 我所喜愛的歌 (1983)

《我所喜愛的歌》是TVB電視劇集《鬼咁夠運》的插曲。葉德嫻在陰差陽錯下承受了枉死鬼鄭則仕尚未報銷的二十年(?)明星運﹐突然成為歌影視界的新寵兒。當葉在劇集中第一次在觀眾前演繹這首歌的時候﹐日後令我聯想起卡通片裡小忌廉和林明美 debut 的情景。當然那時候葉飾演于洋太太﹐絕對不是走青春偶像派的路線。葉的歌聲一向十分磁性﹐在這首歌裡卻有一絲罕見的甜意。
2 幸運是我 (1983)

《幸運是我》也是《鬼咁夠運》的插曲﹐通常是片尾歌曲﹐是一首很溫馨感人的ballad。葉感性成熟的歌聲﹐不假修飾地道出平凡人對幸福的憧憬。全首歌最精警一句﹐莫過於﹕「滿有信心﹐默默地輸﹐幸運是個小諷刺﹗」雖然配樂有點過時﹐但隨著葉的感情起伏峰迴路轉﹐仍令人萬分陶醉。
3 不捨也為愛 (1983)

移民到加拿大那一年﹐在眾多歌曲中﹐除了《無情實驗》外﹐最有感應的要數《不捨也為愛》。單是那一段鋪灑連綿不斷的鋼琴伴奏﹐已甚有「庭院深深深幾許」的惆悵意境﹐一句「欲見不知那日再」更是「殺死人不賠命」。現在偶然聽起來﹐很多景物仍然歷歷在目。這旋律﹑這歌聲赫然有「時間囊」的奇妙功能。
4 倦 (1983)

據《許愿回憶錄》﹐《倦》是《夢了瘋了倦了》的inspirations之一﹐除了影響到專輯的點題概念﹐也是蓮式fusion「翅膀下的清風」。初次聽《倦》是家人的黑膠唱片﹐覺得封套上葉的衣著及造型很有女人味﹐有點像海棠般疲憊嬌慵﹑嫵媚不可方物。葉的唱功實在了得﹐將一個「怨」字演繹得這麼精彩絕倫的﹐ 縱觀香港樂壇﹐真是前無古人 (至於台灣樂壇裡「怨」而「悶」者﹐真是隨手甩出一隻死貓﹐都能碰到好幾個例子)。

5 黃色的街燈 (1981)

小時候開始已經十分心歪心邪﹐是以當看見《黃色的街燈》的歌名﹐已很有興趣去探討街燈下有什麼特別黃色的事情等待發生。原曲是Carpenters的《Touch Me When We Are Dancing》﹐Karen C 的嗓音比較清純﹑也比較folksy﹐葉的則比較感性﹑也比較都市﹐同樣的旋律﹐由不同的人演繹竟然有這麼曼妙的分別。其中一句「愛似未知之數﹐我願探討」﹐發育時期的我老是以為葉在唱「愛似味之……之素」﹐ 難道愛情是生命的調劑﹐少了太淡﹐落手太重則對身體有害﹖


(待續)

6 comments:

Wordy said...

在葉德嫻當紅的時候,聽歌不多,但對她演的戲卻滿有印象。《鬼咁夠運》中,還有梁朝偉演她兒子,後來對頭唱片公司捧了一個葉婷(陳復生)出來,主打歌叫《熱奶茶》,倒懷疑是否抄自汪阿姐?

至於葉的歌聲,與其說有一把磁性嗓子,不如曰從內至外銷魂深情。唱得這麼好,總要講天分,技巧滿分也模仿不來。

光.軍 said...

德嫻播埋你留我在此可以嗎? Santa Claus is comin' to town.. Meeerrry X'MAS :D

lemon tree said...

認識葉德嫻的歌曲,完全由《倦》唱片開始。它是家中出現的第一張甸妮專輯,當年由姐姐掏錢買的。記得碟內的歌很耐聽,好歌不少,《我所喜愛的歌》相當不錯,但我當時的心頭愛是兩首較冷門的改編歌:《可人兒》和《任你鎖住我》。

關於《不捨也為愛》的歌詞,記得當年在大學圖書館內,曾偶爾翻過一本盧國沾寫的散文集,書中某一章曾談及他創作這歌詞背後的故事。大意記得他提到,當年工作遇上不順意,被迫要離開服務多時的電視台岡位,當時內心是帶著既不安、不忿,但又極為不捨之情離去。這首歌就是他傾注當日心情,率性而寫的。若只純粹聽歌,很多人(包括我)都以為他是寫及男女的離別之情,實情是一次憑歌寄意,訴說他對電視台那份「愛恨交纏」的經歷。 他說這首歌是眾多詞作中,最具個人寫照的一次創作呀。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MERRY X'MAS呀!!

best actor said...

Wordy:
對Deanie的銷魂深情真是恰到好處﹐沒有風塵味也沒有俗艷。無間道的2名影帝都曾是她銀幕上的兒子﹐真的巧合﹗

光軍﹕
你留我在此在下一節有述﹐Merry Christmas to you and yours too!

Lemon Tree:
謝謝歌詞背後的小故事。盧的這一首歌填得很到位﹐那一種欲去還留被葉的歌聲發揮得淋漓盡致。任你鎖住我也是我十分喜歡的﹐跟沉淪好似是姊妹篇。Happy Holidays and a prosperous 2008 to you and yours too!

dominic said...

hey hey... merry xmas!

you left out a '的' between yellow and street lights on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ouch me when we're dancing"

黃色的街燈, 樹上的小詩, 飄, 心比蜜甜, 不再分離, 邊緣回望 are some of my faves of deanie!

Fun said...

好懷念當年的甸妮.. 據家母說我小時候曾經在喜萬年夜總會(現仍在生但沒有了歌廳部份)看過她登台(她應該是駐唱歌手),但印象太矇矓了~ 82年時候她在大專會堂開演唱會,因其中一位aunty是鄧碧雲老死(媽打是那一次演唱會的嘉賓),所以得來數張門票,那是我第一次正式看她的live。02年打後的兩個演唱會我都有看,但因版權問題放棄永恆年代的歌曲,好好好失望~

基本上甸妮於永恆年代的歌曲,我全部都喜歡,其中一首我覺得值得推介的是《倦》專輯中的《任你鎖住我》..

另外亦喜歡劉天蘭為她做的幾個唱片封面,《天天都相見》那個all back頭加銀耳環,很型啊~


btw我好鍾意你個《幸運是我》的英文title囉.. Fortunate i am~~ lol!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