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2010

有其母必有其子

時候家母一直是家訓規範的代表﹐神聖不可侵犯。身為港島區一所薄有名氣的小學教師﹐母親不怒自威﹐對於管教孩子從來不肆意謾罵或絮絮不休﹐性格從容不迫﹐說一不二﹐只消一個警告眼神﹐接著約法三章﹐頑皮小鬼如我早已不敢造次﹐唯恐冒犯天威。父親性格和善往往做「好」﹐母親持家有道只好做「歹」﹐幼年時有什麼需索要求一律經由母親定奪。母親若下了懿旨﹐央求父親也是枉然。母親的乾脆爽快和父母的團隊合作默契對我成長影響殊深。長大後母親改行民主開放路線﹐也是我始料所不及。

除了從小對母親的地位仰之彌高外﹐對她的才華也一直欣賞崇拜。母親自師範畢業後主要教授中文﹑算術及美術﹐端的功力深厚。母親寫得一手帥氣的毛筆字鋼筆字﹐這點已教字體惡劣的我汗顏不已。四年級左右﹐我還是方向未明﹐母親耐性地教我解讀背誦《唐詩三百首》﹐又鼓勵我閱讀《三國演義》﹐啟發了我對中文的興趣﹐燭光燃亮著直至今天。我欠缺母親的算數天份﹐也沒有她那麼敏銳的美學觸覺﹑不管蠟筆水彩掃描寫生她也揮灑自如。幸而這些才華都遺傳了給姊姊﹐總算沒有白白浪費。

雖說「有其母必有其子」﹐然而這輩子有一件事情﹐我是曾經努力過去改變的。母親是一名受人敬愛的老師﹐門生無數 (二十多年前剛剛移民到楓葉國﹐我們在超市購物﹐偶爾會遇上早已身為人母的學生熱情地趨前向母親問好﹐感謝她的栽培教導)。我的外公同樣是一名老師﹐曾在銅鑼灣某教會女子中學任教中文。也許自幼深受環境薰陶﹐六年級的時候一名算術/體育老師曾對我說﹐假以時日我一定會繼承外公母親的衣缽投身教師的行列。年小的我抱有反叛的心理﹐只覺天下職業何多﹐為什麼必定要勞心勞神地作育英才﹖於我來說﹐要是出來社會工作﹐必定要挑一項比較不勞而獲的行業方才尚算。是以一直都沒有想過進入師範學院﹐重拾母親足跡執起教鞭來。

然而運數使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當我唸碩士的那兩年﹐貪圖學校的獎學金和補貼﹐不惜為五斗米而折腰﹐成為了任勞任怨的助教。記得有一門宏觀經濟﹐一眾學生大吐苦水﹐投訴客席教授毫無教學經驗﹐在黑板授課時只懂面壁自語﹐說了便算﹐完全缺乏師生交流。當時我硬著頭皮只好在助教時間將當星期的課程從頭講解一遍﹐又在考試前夕和學生溫習作業﹐助教課上座無虛設。學期後一些有心的學生向我道謝﹐感激若沒有我勇字當頭﹐半數以上的學生恐怕要高唱滿江紅。當時除了微感欣慰外﹐不禁想起半生誨人不倦﹑桃李滿門的母親和她的滿足收穫。

最後﹐我和哈利波特有一個相同的地方。就是我們都遺傳了自己母親的眼睛。

祝願所有母親快快樂樂﹗

同題作品﹐請參閱 兩周一聚

4 comments:

建华 said...

书香门第:)

best actor said...

哈哈﹐通常書香門第都是窮得有骨氣那一類。

Coffee n Tea said...

很好看的眼睛!

best actor said...

謝謝﹐雖然眼睛是大近視加散光﹐哈﹗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