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2010

愛和被愛

天應約M的40歲生日派對。說來慚愧﹐M的丈夫數星期前已發出電郵請柬﹐卻一直漠視沒有回覆。鑑於M的丈夫近日連發電郵禮言催請﹐將心比心﹐繼續不聞不問未免太過臭屁太過不近人情。星期五工作輾轉到了晚上九時﹐下班前終於不忘回郵示意﹐星期六下午風雨不改準時出席﹐一切怠慢猶豫都摒諸九霄雲外。

和M在六年前認識。當時大家在同一個聯邦部門工作﹐雖然工作單位不同﹐但因某些策劃統籌的事務﹐我們的軌跡一次又一次地重疊﹐漸漸相熟起來。那時我們團隊內大部份的員工年資尚淺﹐指導培訓也來不及﹐最後職務還是落到我和另一名主管身上一人分飾多角。適逢M在她的工作單位也不太如意﹐主要是她的上司母儀天下鉗制過緊﹐於是我伺機游說挖角﹐雙方一拍即合。

M身負MBA的學歷﹐以前又在電訊公司工作具備公共關係的經驗﹐加盟了我們團隊﹐的確出了不少力幫了不少忙。記得那年夏天我們在地庫的辦公室工作﹐室內濕度高達百份之九十﹐當時M正懷孕﹐面紅耳赤呼吸不適﹐我馬上放她回家休息﹐虛驚一場。

後來我自己也轉了會﹐跑到另一個部門工作﹐M也開始放她的產假。雖然我們身處不同的環境﹐然而多年來一直保持聯絡。我們每次相聚都以討論事業為主﹐譬如她後來轉會和考取升職試﹐我們相互切磋研究﹐交換心得。儘管她有時會談及相夫教子婆媳之間的家務事兒﹐然而我只可以專心聆聽﹐沒有什麼經驗之談能和她分享。是以我們的關係素來比較專業﹐沒想到會被應邀出席她的生日派對。

M的一家住在城西﹐我住城南﹐臨出發前T還細心地幫我畫下地圖﹐怕我開車開到天不吐去。甫到她家已知道找對了地方﹐她的後園被悉心佈置為一個熱帶度假天堂﹐椰樹織影婆娑﹐偌大一幅日落海灘的背景掛畫﹐斗大的帳篷將後園覆蓋﹐帳篷下的中央刻然安置了一個水吧﹐M的一名親友曾經進修調酒課程﹐服務一流地調製出一杯又一杯色彩艷麗的雞尾酒。我酒量不佳﹐又因一個人開車﹐是以沒有領教那位調酒師的功夫。

一如意料﹐後園裡我一個人都不認識﹐雖然我不是怎麼長袖善舞侃侃健談的派對蝴蝶﹐然而數個小時的人海漂浮﹐還是勉強可以應付。和M的小孩子見面是個意外驚喜。在共同工作時我和她的兒子G曾經認識﹐那時他被M帶到班上﹐我還把桌面上的 Lego 星球大戰小人物贈送給他作見面禮。昨天重遇﹐G已十歲﹐身高已達M的眼眉﹐也胖了一圈﹐唯一不變的是精靈的眸子依然閃鑠生光。和他說起﹐他早已記不起我是誰了。多年前G曾在幼兒學校給老師投訴行為反叛﹐令M甚為苦惱。後來M帶兒子到教育局的兒童心理學專家處接受測試﹐發現原來兒子智商及天份高於一般同齡學兒﹐要補送到特殊學校接受尖子教育。自此天下太平。接而M介紹她的女兒J 給我認識﹐對了﹐她就是當年M肚子裡懷著的小不點。這麼多年了﹐我還是第一次和J面對面。J長得和媽媽一般漂亮﹐親切友好﹐又不害公主病﹐甚討人喜歡。在小孩子前﹐驚識歲月如流﹐他們的壯茁成長成為了最觸目怦然的佐證。

和很多很多的陌生人交談﹐包括了M的兒時玩伴﹐芭蕾舞蹈班的同學﹐附近的鄰居﹐親友及舊同事等等。這些人都很友善﹐從大家沒事找事寒暄問暖﹐到話題兒一個又一個接踵雜遝而來﹐人和人之間的距離其實比誰的想像還親密接近。雖然我沒有十六歲的女兒也沒有到溫哥華參與冬奧視訊技術的工作﹐然而彼此的生活體驗﹐為大家帶來了趣味和滿足。從下午差不多五點鐘到達﹐擾擾攘攘到了九點鐘才離開。感覺十分溫暖。

M十分感激丈夫是次的高調安排﹐畢竟十多年的夫妻﹐總有順流逆流﹐然而這一切一切事無大小的綢繆鋪張﹐都是丈夫為了讓妻子快樂﹐坦然渡過不惑之齡這個充滿轉變和未知的人生關口。單就這一點﹐雖然是局外人﹐我也頗為感動。愛和被愛﹐都值得好好珍惜。

*(照片攝於奧蘭度Epcot中心﹐ 2003年。)

4 comments:

Coffee n Tea said...

讀你撰寫的文章,既可在文筆上得益,又可感受到那份暖暖人情!

best actor said...

太客氣。覺得一分鐘的都市裡難得一分鐘的人情。老土點都要寫下來 :o)

naruto said...

我近年覺得,認識越久嘅朋友好似距離越遠,拉都拉唔番

best actor said...

There are "some" old friends who only grow apart from us and there will be some who can grow together wit us in time. 可以嘗試但無法勉強。 c'est la vie. :o)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