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008

時光本是無罪


音科技一日千里﹐彷彿是一道漫無目的地的單程路。

黑膠唱片 - 生於七十年代的我﹐家裡曾有一具黑膠碟turntable唱機。唸小學的時候﹐已對流行音樂產生了興趣﹐也從旁偷偷學會了如何運作家裡十分平民化的器材 (好像是先鋒牌的吧﹖)。那時的唱片架上﹐不少是爸爸早期買下來的音樂﹐如古典音樂(《天鵝湖》﹑《1812序曲》)﹑聖誕音樂 (Bing Crosby﹐The Chipmunks)﹑及荷里活的OST(《The Sound of Music》﹑《The King and I》)等等。印象中最早的數張中文流行黑膠唱片也是OST﹐包括溫拿樂隊/黃霑先生的經典作《大家樂》﹐及汪明荃﹑羅文連袂主唱的《圓月彎刀》等。其後都是林子祥 (百代﹑華納)﹑羅文(娛樂﹑百代)﹑鄭少秋(娛樂)﹑徐小鳳(新力﹑康藝成音)﹑葉德嫻 (永恆) ﹑關正傑 (Philips)﹑譚詠麟(Philips)及張國榮(華星)的專輯 (許冠傑的作品比較市井﹐家人不太恭維﹐是以家裡並沒有收藏他的專輯)。那時候還小﹐不在乎音色優劣的事情(當然現在也沒有什麼研究)﹐然而每次黑膠唱片第一軌開始前一﹑兩秒的「寂靜」﹐令人既興奮又急不及待﹐印象還是深印腦海。聽黑膠唱片的好處不少﹐其一便是不能脾氣暴躁。現在聽音樂﹐按一下鍵或以滑鼠點擊﹐音樂便會即時躍現﹐不喜歡這一首歌﹐手指稍動﹐便可以翻到下一首。聽黑膠唱片的時候﹐大都從第一軌聽起。我家的轉盤比較簡陋﹐需要自己動手將唱針放到第一軌上﹐落手要輕準﹐不然唱片會受到破損﹐音箱也會傳出刺耳的雜聲。要跳到下一軌嗎﹐又要看清楚碟紋﹐重新將唱針放到適當的位置﹐少一點耐心都不成。也是我天性胡鬧﹐有時候會把33轉的唱片以45轉的速度播放﹐聽來就像 Chipmunks過聖誕一樣。當然﹐家人發現了馬上會施以「武力鎮壓」﹐回復「和諧秩序」。到了初中﹐午休的時候都會和同學到灣仔一帶的唱片公司閑逛。我零用錢不多﹐都是「陪太子唸書」﹐看看同學們租借些什麼唱片回家轉成卡式帶。那時候很流行十二吋remix ﹐也流行過顏色膠唱片(珍珠色的關菊英﹑粉紅色的林憶蓮)。

卡式盒帶 - 儲夠了錢我還是喜歡買黑膠碟/原裝卡帶﹐因為喜歡拿著歌紙和封套設計對照。記得第一盒自己以零用錢買的卡帶為梅艷芳的《壞女孩》(《飛躍舞台》和《梅艷芳(似水流年)》都是家人買的)﹐單就一首《夢伴》便已物有所值。第二盒買的卡帶是1985年林姍姍的同名專輯﹐當時《我的星座》﹑《願意為情狂》﹑《快樂小神仙》﹑《再見Puppy Love》都在港台熱播﹐不過自己比較喜歡《偶然地》和《仍在流淚》。到了1987年《灰色》面世﹐SL的卡帶已成為了我生命不能或缺的一部份。說起卡帶當然不能忽略walkman。記得《執到寶》裡甘國亮的角色為了討好銀行接待員莎莉小姐﹐不惜斥巨資買了一具walkman﹐以博紅顏一笑。詎料梳「普黛麗」髮型﹑好趕時髦的莎莉自己已買了一具。Walkman 這種高檔玩意﹐甘國亮的角色原是捨不得買的﹐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在八十年代初期﹐五百大元不是一個小數目﹐可見walkman 曾經雄踞高科技gadget之首。Walkman的功能不多﹐後期比較花巧的莫過於自動搜歌及自動翻帶等功能。曾經每一天都把《夢了瘋了倦了》的卡帶聽完又聽﹐後來聽到磁帶「炒了魷魚」﹐譚寶碩先生的笛聲頓時變得詭異莫名﹐像鬼谷怪談的配樂﹐令人聳容。

CD - 家裡最早購買的CD也是古典音樂。最早的中文流行專輯CD則是徐小鳳的《金光燦爛徐小鳳》和葉蒨文的《甜言蜜語》(從《零時十分》開始﹐家人都是買SY的卡帶)。我的第一張跳過卡式盒帶﹑直接購入的SL專輯是《野花》。踏入了九十年代﹐卡式盒帶終於被CD淘汰﹐唱片公司索性只出CD﹐免得多費資源排版製作。Discman也順理成章﹐成為了我大學時代「永遠的伴侶」。從多倫多市到達大學要坐好一陣子的長途車﹐《回憶總是溫柔的》和《意亂情迷演唱會》都是我Discman裡的常客。Discman其實耗電量頗高﹐現在想起那時候花費在筆芯電磁上的金錢﹐可能已買到一張機票。除了電磁是pet peeve 外﹐還有Discman跳線的毛病。雖說後期的Discman加強了避震的功能﹐然而帶到gym去﹐或多或少都會被運動影響音效。雖然CD的音質有保証﹐不像卡式盒帶般壽命有限﹐也曾為唱片公司帶來過雄厚的利潤﹐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隨著翻版CD冒起﹐唱片市道開始受到打擊。到了九十年代後期﹐mp3的出現﹐互聯網上可以「任意」下載及交換流行曲﹐更為CD的銷量打了蓋棺的最後一釘。後來不少CD都安置了防止翻版的程式﹐然而成本過高﹐不見普及。以前一張專輯能賣出數百萬張﹐現在本港銷量能超越一萬的屈指可數。

ipod - 自從MP3科技普及以來﹐好些年來我都喜歡自製CD。以前已很喜歡挑選自己喜愛的歌曲從原版卡帶及CD轉錄到卡帶上﹐放在walkman裡慢慢收聽。到了MP3科技成形後﹐我都忘記了自製過多少SL的CD﹐一張全是remix的舞曲﹐一張全是都市系列﹐ 一張全是國語歌曲﹐一張全是爵士R&B藍怨等等。當然曾經也有從網上不太循規蹈舉地下載過其他歌手的音樂﹐後來良心發現﹐也就不再染指這些網址 (後來這些網址也「奉旨」收歛不少)。到了兩年前收到ipod做聖誕禮物﹐自製CD的嗜好經已丟淡。ipod給予我聽音樂的新自由﹐除了不必擔心電磁的問題外﹐音質穩定而滿意﹐曲目的挑揀也靈巧得多。要不將大部份的歌曲上傳﹐以shuffle方式看看是否和player心念相通﹐要不只上傳一個歌手或數張專輯﹐絕對寫意。新出的ipod nano更為輕便﹐簡直是為workout的人而設。

數星期前﹐法語老師曾經以一個問題來訓練我的表達能力﹕書本和CD會有被淘汰的一天嗎﹖我說書本可能還有存在的價值﹐因為很多文獻仍然記傳於紙頁上﹐而且讀者手執一卷﹐始終和在屏幕上閱讀的感覺和觸覺不一樣。然而CD這種科技就像黑膠唱片和卡式盒帶一般﹐總有一天會被後來者取代﹐只是時日而已。我有一位舊同學﹐曾經花過很大力氣來抗拒CD和DVD﹐因為她害怕家中的卡式盒帶和錄影帶會被無情的科技時代淘汰。當然resistance is futile﹐最後她還是在年多前買了一具CD 和DVD player。 現在大家也「被迫」走進了高清世紀﹐ 電視最好是HD LCD﹐DVD player也要有HDMI……時光本是無罪﹐然而在這科技取替之旅上﹐再也回不去。

11 comments:

Wordy said...

有好多片段在腦海中翻起,過些時候寫一篇對你。

Fun said...

最近家裡裝修,執拾的時候看見床下的一箱箱黑膠同雜誌,好像看到很多年少時的鎖事.. 等裝修完畢後,讓我拍拍照跟大家分享吧~

Fun said...

係瑣事.. :)

Anonymous said...

Ha Ha, and I thought I was the only person who mess up a cassette tape by playing it everyday!
The interesting thing is that I mess up the same SL's "dream" tape as you did.
I was in high school at the time. I would walk home and immediately put in the tape, played it at least 2x's everyday for 9 months as I conduct my afterschool snack and homework.
after the incident, I gave in to the cd system.
oh memory......

best actor said...

Wordy:
拋磚引玉﹐熱切期待你和Fun兩位高手出招。

Fun:
看到你家裝修第一天的照片﹐狀況只會一天一天改善﹐選了牆的paint colour 嗎﹖嗯﹐將會是什麼顏色呢﹖好奇ing。

Anonymous:
What a coincidence that we both messed up the same cassette tape (probably at different points in time though). It was also after then I moved on into the CD age as well. I always remember listening to B side Fuir la Cite for the first time. The ad lib caught me off guard so badly. Such was the time of cassette, LOL.

光.軍 said...

相CD未來都會變成收藏品喇.還好佢唔會好似卡帶咁甩滋粉.否則留底都只係得個睇字。

lemon tree said...

由聽「黑膠唱片」、「卡式盒帶」、「CD」、到「ipod」,我都同樣走過這段難忘聽歌的流金歲月呀!

記得80年代開始很時興「租碟錄歌」,當年灣仔某商場內的兩間龍頭租碟商舖,我都曾去「幫襯」租借過不少黑膠唱片的。 那應該是本人最熱衷聽歌的一段時期,現在這股勁頭已一去不復返嘞。

best actor said...

光軍﹕
其實有o的CD都變o左收藏品﹐睇睇SL o的日本版幾搶手就可見一斑。如果以後o的硬件唔再support呢o的老科技﹐CD可能都會變成得個睇字o架咋 :o)我o係網上買o左黑膠唱片同LD都係因為o的大大o既相冊。:oP

lemon tree:
呢段難忘聽歌的流金歲月都有成20幾年o架!唔知再走落去會變成點﹖?

OGAKE said...

其實中間仲出現過一段好短時間既MD架~我都有架MD Discman,屋企部hifi都仲播得MD,Sony旗下歌手都出過MD,但係今時今日,MD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best actor said...

Ogake:

係啊﹐不過我無經過MDo既階段﹐所以無咩太大感觸。正如從beta轉到vhs﹐唔係覺得好大分別﹐但自從vhs被淘汰﹐感覺就唔同囉。;o)

l@wbs said...

第一次買 CD 係 91 年,一隻係《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台灣飛碟版,因為華納冇出黑膠,港版 CD 亦唔係同步發行(避免搶薄廣東碟銷量),於是小弟等唔切... 另一隻係<前塵>日本 3" single,因為《F&P》相集冇呢幅相而買... 當年屋企仲未有 CD 機,於是會特登搭車去舅父度聽同埋 dub 帶... those were the day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