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2008

十三子祥 (下)


7 曾經
《最愛》(1986)
《最愛》專輯除了主打《阿Lam日記》﹑搶神醒耳的《史泰龍 Lambo》《數字人生》及《惡鬥惡》﹑卡通片主題曲《虎威戰士(The Thundercats)》﹐還有由張艾嘉自導自演﹑和阿Lam及繆騫人擔綱的電影主題曲《最愛是誰》。《最愛》的故事其實十分簡單﹐有點《山水有相逢》﹐雖然兩名好姊妹沒有像梅妹梅劍仙般因男人反目﹑老死不相往來﹐然而心裡各懷秘密十數年﹐到了電影末段才相互傾訴﹐摒除芥蒂。阿Lam的角色其實「最愛是誰」﹐呼之欲出﹐卻又彷彿不再重要﹐事後雲淡風清﹐盡在一笑泯恩仇。電影採用抽絲剝繭的倒敘手法﹐阿Lam只在張繆的回憶中出現﹐雖然周旋於兩個美麗而性格鮮明的女人之間﹐卻又有難以跟外人道的難處。阿Lam把角色拿捏得恰到好處﹐展示了他的內心爭扎﹐而不是把角色困囿於世俗道德的囹圄之內。

主題曲《最愛是誰》可說是阿Lam的抒情歌中的極品之一﹐雖然旋律出自盧冠庭之手﹐非阿Lam本人所作。反而電影插曲《曾經》卻成為了滄海遺珠﹐沒有在大眾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梅艷芳曾指出《曾經》是她最喜愛的歌曲之一。潘源良先生的歌詞﹐一針見血﹕

曾經相識 曾經相愛
曾經相信 曾也傷害
曾經掙扎 求置身於網外
曾經分手 曾經感慨
時日似風 掠去一切
遺留下愛 殘忍也美麗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8 千億個夜晚
《千億個夜晚》(1986)
阿Lam有很多很多關於夜晚的歌曲﹕《每一個晚上》﹑《聖誕夜》﹑《這一個夜》﹑《每夜唱不停》﹑《深夜裡》﹑《今晚可有空》 ﹑《在等一個晚上》﹑《晚星》﹐真是千億個夜晚。八十年代寶麗金和華納兩間唱片公司分庭抗禮﹐寶記旗下藝人大都以改編日本流行曲為主﹐華納從阿Lam﹑葉蒨文﹑陳百強以降﹐均取材於歐美流行曲居多。《千億個夜晚》原曲改編自Jermaine Jackson 1986年的作品《Lonely won't leave me alone》。次年原藉夏威夷的十五歲少男歌手 Glenn Medeiros 推出了處男專輯﹐除了翻唱《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即呂方改編的《求你講清楚》) ﹐也灌錄了《Lonely won't leave me alone》作為第二主打。去年《Apprentice ~ Celebrity Edition》的亞軍田園歌手Trace Akins 也曾在1997年改編收錄於他的專輯之內。芸芸眾多版本裡﹐我還是覺得阿Lam的演繹最到家﹐也許先入為主﹐也許阿Lam的投入和感染力令人不得不被他的歌聲俘虜。潘偉源的歌詞也功不可沒﹐最喜歡副歌的前數句﹕

匆匆光陰如幻 天天空虛無限
落寞的雙眼 前面尚有千億個夜晚
真是寂寞難耐啊。


9 敢愛敢做
《花街70號》(1987)
甘國亮先生自編自導的 cult 電影《神奇兩女俠》彷彿將《山水有相逢》的六十年代去蕪存菁﹐以插枝法移植到了「前途晴晦未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八十年代﹐透過短短一星期內選美圈的成存敗亡﹑髮型屋中妒女爭夫的荒唐情節﹐以悲歡交集的曲筆描述了兩名女主角的性格及感情世界﹐端的手法高明。王敏德以男花瓶身份出現 (還有巷九記的陳庭威﹗)﹐雖然王的角色玩世不恭﹑一腳踏兩船﹐卻又不惹人討厭﹐並沒有《山水有相逢》靳玉樓的深刻嚴重。鄭葉兩女拼妍爭輝﹐鄭的角色及她的演技﹐腳手投足異常搶戲﹐勝負早已揭盅。阿Chi 在他的網誌早已推出過多篇相關專題﹐敬請參閱
 
10 故園風雪後
《生命之曲》 (1988)
不知是不是唇上長了一片髭鬍﹐阿Lam 總要飾演一些比較風流﹑不安份的角色。稍前提及了《最愛》﹐阿Lam崔護重來﹐在許鞍華執導的《今夜星光燦爛》中﹐再次飾演有婦之夫。這次遇上的是香港大學的女學生林青霞﹐一段難捨難離的情緣由此而生。《今夜星光燦爛》是一個雙線發展的故事﹐和《最愛》單以倒敘方式交代不同。副線發生於現在﹐是吳大維林青霞的師生忘年戀﹐用以juxtapose 發生於過去主線中林子祥林青霞的另一段師生忘年戀。《今夜星光燦爛》有兩段說話比較有意思﹐一段是吳林兩人正在熱戀﹕

二十歲年青人有的東西﹐我這輩子不會再有。
我有的東西呢﹐二十歲的年青人又不稀罕。
你喜歡我這個老太婆什麼呢﹖

喜歡就可以了﹐要問得這麼清楚麼﹖
還有﹐電視直播岩士朗登陸月球﹐林青霞剛剛失戀﹐林父不知情﹐叫女兒來看電視﹐林若無其事地說﹕

月亮遠看那麼漂亮﹐近看原來千瘡百孔。
電影主題曲是阿Lam作曲﹑陳少琪填詞﹐名為《故園風雪後》﹐雖然我沒有進讀港大﹐然而中學的教堂是以紅磚建成﹐是以每次聽到「紅磚這校園」都會想起在香港唸初中的日子。身處香港﹐沒法真正體會「故園風雪後」的凋零景象﹐只是當中那一份心情﹐卻又不受地域天氣條件的限制。

不管故地重遊﹐或舊人重遇﹐冷暖自知﹐說之不清。

11 日落日出
《日落日出》 (1990)
喜歡《日落日出》有兩大原因﹕一是專輯的封套設計來自SL的許愿/毛澤西/Kinson Chan 鐵三角班底 (這是他們第二次為阿Lam專輯跨刀﹐第一次是《十三子祥》精選大碟)﹐那些天文星象的 motif﹑熟悉的文案設計﹑及黑白照片﹐都令人十分暈浪﹔二是《日落日出》雖然旋律簡單﹐編曲不見瑰麗﹐然而林振強先生的歌詞甚為真摯感人﹐加上阿Lam一貫肉緊的咬字及powerful delivery﹐每一次聽都很有感觸﹐尤其一句﹕
長路怎麼彎曲都好﹐都也願多走千遍
如若與我開始﹐終止也是你
人生若斯﹐夫復何憾﹖


12 男兒當自強
《小說歌集》 (1991)
雖然《在水中央》是阿Lam事業里程上的一大突破﹐一直以來我卻對阿Lam 充滿傳統小調色彩的單曲不太接受﹐總覺得他的西洋唱腔和這類小橋流水﹑柔腸百折的曲風彷彿格格不入﹐而且曲式也太千篇一律。只是阿Lam 卻又樂此不疲﹐久不久又推出一首小調來中和自己充斥著歐西流行曲的專輯﹐如﹕《水中蓮》﹑《水仙情》﹑《再見楊柳》﹑《千支針刺在心》﹑《話長江》﹑《情深再別提》﹑《最難忘的你》。直至到電影《黃飛鴻》面世﹐黃霑和阿Lam合作《男兒當自強》﹐我總算找到一首阿Lam 演繹得拍案叫絕的中式單曲。旋律改編自古曲《將軍令》的《男兒當自強》﹐因關德興/石堅時代的《黃飛鴻》電影系列而深入民心﹐黃霑重新填詞﹐豪邁疏狂﹐充滿剛陽氣。據聞阿Lam灌錄歌曲的時候﹐華麗澎湃的配樂尚未竣工﹐阿Lam 只是在鋼琴伴奏下﹐憑著想像力全力發功﹐大氣沛然﹐在緊密的錄音過程中唱出監製的要求。《男兒當自強》配合徐克構圖精準﹑李連杰和一眾武師沙灘上清晨鍛練的的電影畫面﹐令人印象難忘。後來的《願世間有青天》及《長路漫漫伴你闖》﹐則有點刻意仿製﹐未及 《男兒當自強》的乍逢驚艷。


13 舊居中的鋼琴 (劇場版)
《'93創作歌集》 (1993)
阿Lam寫了不少動人的piano ballad﹐其中三首彷彿是三部曲似的風格雷同﹐分別是﹕《幾段情歌》﹑《一海中一個你》及《舊居中的鋼琴》。 1993/94年正值「劇場版」泛濫香江之秋﹐如瘟疫漫延﹐從不隨波逐流的SL和阿Lam也不能幸免﹐《赤裸的秘密》和《舊居中的鋼琴》分別以「劇場版」面世。以前曾經說過﹐歌曲中加插對白/獨白其實是種老套﹑濕滯﹑煞風景的安排﹐只有極少數的作品可以藉著這種表達方式將歌曲帶到更高層次﹐如《天各一方》。

十三子祥 (上)

4 comments:

Wordy said...

家母喜歡聽林子祥在 EMI 時代末期的搞鬼歌曲,像《海市蜃樓》《亞里巴巴》等等,而我真正用心/喜歡聽林子祥,始自他的「夜晚」系列和熱唱式的改編歌曲,包括這篇提到的《千億個夜晚》《敢愛敢做》等。

首名登陸月球的太空人,我們以及我們上一輩聽到的大概是「杭思朗」,現在則多規範地譯作「冇厘文味」兼曝光率奇高既岩士唐(我熟 Lance Armstrong 多一點)

對《日落日出》有一份特別感情,覺得它可以套到親情上去

《舊居中的鋼琴》平靜舒緩,也很喜歡

chi said...

家姊有聽開林子祥,因此我對他更早期的EMI作品頗有感覺,如《原野是我家》、《一個人》、《愛的種子》、《究竟天有幾高》、《幾段情歌》、《三人行》,風格西化得來較樸拙,我一聽到就想起小學的歲月,他為粵語流行曲輸入了很多曲風,功不可抹。

華納時期當然更精采飽滿,憶蓮未曾和他有合唱作品,是一憾事。

best actor said...

wordy and fun:

我對於阿Lam早期在EMI 時代的音樂也很有感想﹐不過那時候是他的音樂選擇了我﹐我很少有其他選擇。例如小時候最忌諱聽見的是《再生人》﹐因為同名的電影 (即衛斯理的《尋夢》) 詭異莫名﹐小小心靈對於生死輪迴更是充滿好奇及畏懼﹕

今天的事彷彿過去
他生的事 我未忘記
明日遭遇早知道了
為何結果永無法避
今天生活等於過去
悲哀喜樂似是遊戲
新的一日總不會至
但求命運不先知

如能作出新的衝刺
成就憑著推理
從絕處泛起新的盼望
命運帶著神秘

新的生活 新的興趣
充滿希望 快樂陶醉
一生憂慮將心佔據
默然負著多悲傷

如能作出新的衝刺
成就憑著推理
從絕處泛起新的盼望
命運帶著神秘
新的生活 新的興趣
充滿希望 快樂陶醉
一生憂慮將心佔據
未來命運竟先知

也許下一次再挑十首阿Lam早期的作品續談。

阿 Chi說得對﹐我也認為三林 (林子祥﹑林振強﹑林憶蓮) 無法合作實在是一大憾事。

lemon tree said...

阿Lam與夜晚特別投緣,不少這題材的歌曲都頗易令人受落,而他亦唱出了不同的味道來。《千憶個夜晚》有美式豪邁,《這一個夜》有藍調怨曲,《深夜裡》有法式浪漫,《每一個晚上》有淡雅小調。幾乎每首歌都風格多變,內容多姿的。

《千憶個夜晚》當年好hit,一直喜歡歌詞中那份無懼寂寞的坦然。Second Plug的《海誓山盟》亦動聽,自然地便吸引我去買這張唱片了。記得碟內有首快歌《加大碼》和改編經典歌《Stand By Me》的《緊靠一起》都覺得不錯。最近在潘源良的作品集中得知,由他填詞的《海誓山盟》,原本的名字叫做《動搖》,但當時為配合電視劇的緣故,而改為用上該齣劇的名字。

很開心有談及好歌《故園風雪後》~ 這首被自己遺忘好一陣子的滄海遺珠。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