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2009

一件小事

的確是一件芝麻綠豆的小事﹐也是一篇不折不扣的「牙痛文學」。

一些人天生能吃﹑一些人天生能喝。我呢﹐是一個睡眠素質很好的人。

狂莽地說﹐即很少失眠﹑很少製造身竭力疲的迷夢﹐往往能一睡到天明。受了傷心挫折﹐我是那種要倒頭大睡的人。睡眠於我有鬆弛及治療的效用﹐尤其睡眠前聽一些喜歡的音樂﹑看一本喜歡的小說﹐效果更佳。我相信睡醒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明天的事明天解決。

數星期前﹐一覺醒來﹐驀然發現右邊下顎最後的臼齒隱隱作痛﹐進食或說話時酸痛甚至漫延至半邊面頰。我的牙齒素來健康﹐除了注重口腔衛生外﹐更作每半年定期的牙康檢查﹐一直在這一方面沒有什麼遠憂近患。這種突來的酸痛﹐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在早上醒來時痛楚最為劇烈﹐於是預約了牙科診所﹐追尋原因。

長話短說。

牙醫檢查了我的牙齒及口腔﹐突然問﹕「你最近是不是轉了新工作﹐或買了新房子﹖」

我皺了皺眉﹐回答﹕「工作崗位是去年這個時候轉換的﹐都一年了。房子從蓋好入伙至今都快三年。沒有啊。」

牙醫道﹕「你的毛病是緊張和壓力構成的。因為在睡眠中﹐你不自覺地使勁咬牙切齒﹐於是造成了牙顎酸痛。嚴重一點﹐會擴散作頭痛及頸肩酸痛。這種都市人的毛病並不罕見。」

我不禁恍然大悟。

自以為長袖善舞﹐能將工作壓力大事化小﹐小事消彌得無影無蹤。詎料不聽不觸摸不痛楚的煩惱﹐會在睡夢中不自覺地再次冒現﹐讓自己於齒縫間咀嚼琢磨。痛楚只是自我轉型﹐實質仍然存在。

應對的方法﹖

牙醫為我倒模製造了一個上顎的牙套 (teeth guard)。晚上戴著睡覺﹐上下排牙齒無法直接磨擦﹐牙套承受了下顎的壓力﹐情況應該會好轉。中學時代曾有數年經過牙齒矯正的過程 (箍牙)﹐是以對於戴著牙套睡覺並不抗拒。

日後毛病有否改善﹐且看牙套能否抵受我潛意識裡的壓力了。

然而怎麼說﹐都只是小事一件。
____________________

同題作品﹐請參閱 兩周一聚

9 comments:

Silver said...

我幼時也會磨牙,媽說半夜總聽到我房傳來格格響聲,而我當然是不知道。 :P

微豆 Haricot said...

(咬牙切齒地說) 嘿!! So what do you expect working in a govt town!!!

galaxy said...

唉~~本來停了帶teeth guard幾年,最近牙醫要我帶番 !

readandeat said...

我也是大事臨頭大覺瞓那類人,很少失眠,也不明白人家為何失眠。

不過,我也偶然有你這種睡覺時兩排牙齒咬得太實的情況,醒來時大牙痛到不得了。沒有去看牙醫,唯有叫自己放鬆一點。

best actor said...

Silver

我的家人也有磨牙的「壞習慣」﹐以前聽來像一些武林高手骨節作響﹐像在散功一般。料不到自己終於練就了這個化境。

Haricot

No kiddin', working in the public sector at times can be a teeth-grinding experience! :o)

Galaxy

哇o甘橋﹐你都有呢一味﹖戴o左牙套係咪好o的﹖

Readandeat

我想你和我都屬於看得開的人﹐天塌下來當被蓋﹐也不喜歡凡事只看負面﹐小事化大。自然睡得安穩。:o)

galaxy said...

係好的,而且帶左後「磨牙切齒」時,唔會勞損D牙 。

Leo said...

噢保重呀!

我工作緊張會胃痛!

JeThorpe said...

看過你這篇文章, 我終於明白為何我覺得牙痛,以為有蛀牙, 但牙醫總說我無事.

best actor said...

galaxy

戴了teeth guard 一個星期﹐情況確有好轉。雖然戴著牙套睡覺有點彆扭﹐不過入睡了就沒有問題。

leo

謝謝關心﹗

jethorpe

都市人壓力緊張不勝負賀﹐這個小毛病比我想像中常見。我有一位舊同學﹐她的丈夫也戴著牙套睡覺。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