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2009

大話小說

一名同事﹐他的弟弟在警隊任職﹐常常參與盤問疑犯錄取口供的工作。在盤問的過程裡﹐他說很多犯人在交談及身體語言上都不自覺地露出破綻。有一些甚至和盤托出﹐認罪讖悔。

同事的弟弟處理盤問過程時﹐建基於兩項原則 (或曰人類的天性)。一﹐自穴居文明開始﹐人類一直喜歡說故事﹐只要一方願聽﹐自有一方願談﹐視乎如何誘導。二﹐不管犯人多麼狡獪凶殘﹐說真話仍是人類與生俱內的本能。是以不管犯人如何掩飾﹐輕則流露於眉梢眼角﹐重則前言不對後語﹐很多時候自己拆穿一手編製的謊言。


某些法律對於「說謊」的定義﹐有頗為廣泛的詮釋﹐除了虛構情節﹐還包括隱瞞事實。換言之﹐喧之於口或略過不提的﹐都可以是「謊言」。不知道是不是性格使然﹐我是那一種認為在任何環境下可以不用說謊來解決問題﹐盡量不要說謊的人。一方面是自己欠缺急才﹐另一方面覺得沒有必要。當然﹐希望聆聽事實﹐自己也需要有接受事實的勇氣及量度。倘若事無大小﹐不由分說﹐自己先跳起來﹐也不難理解為何身邊人不敢直言真相。

對於謊言的過濾和分析﹐自己還沒有到達「立竿見影」﹐一語道破的境界。說得好聽一點是「君子可欺以方」。不過「難得糊塗」也是一種恩賜。倘若連最親近的人都不能彼此以誠相待﹐那就很沒意思了。

當然有一些時候﹐傷人的話難免出自溫柔的嘴:

T的一名朋友剛剛交了女友﹐某天雙雙在球場上出現。

中場休息﹐T的朋友唐突地詢問﹕「你覺得我女朋友長得怎樣﹖」真是考煞哲者。

T一貫地氣定神閒﹐笑說﹕「我沒有戴眼鏡﹐這麼遠怎看得清楚﹖」除了是事實﹐言下之意﹐這是什麼問題﹖

事後T跟我說起﹐換了是我﹐也許會說一句﹕「哇﹐她跟你媽媽長得一模一樣。」

是謊話﹐但絕對活該。

____________________

同題作品﹐請參閱 兩周一聚

5 comments:

Leo said...

說得好聽一點是「君子可欺以方」。不過「難得糊塗」也是一種恩賜。

其實一直想請教,兄自小移民,到底如何修得如此醇雅的中文?

Unknown said...

我很認同說謊不能解決問題﹐最佳的辨法不是說謊而是bullshit。 Bullshit內容純屬癈話﹐沒有分真假﹐也不怕會被拆穿。

chilli mom said...

「哇﹐她跟你媽媽長得一模一樣。」

好攪笑!

Hevangel

我好承認 Bullshit 是可以解決某些當刻眼前的問題。不過,我也見過一些人,永遠 bullshit,好無聊,覺得好浪費我的時間同口水,一定會避之則吉。

best actor said...

leo:

愧不敢當。我有限的中文知識﹐都是移民的時候飄洋過海帶來的。多年來並無寸進﹐幸而還沒有完全忘掉。不知道是可喜還是可悲?

hevangel:

千穿萬穿﹐廢話不穿。只是分辨廢話﹐卻容易多了。

chilli mom:

對﹐講多錯多﹐適得其反。

Leo said...

嗯咁兄台都真係語文神童噃!佩服!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