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2009

假如你是一本書

會是一本《ドラえもん》漫畫。

曾想過自己會是一本什麼書。環顧四大名著﹐都和自己格格不入。《三國演義》麼﹐沒有天賦整天價和天下英雄鬥智鬥力﹐不是沒有擺過空城計﹐只是沒有人上當。《水滸傳》麼﹐自幼膽小怕事﹐沒有落草的決心﹐對女性也沒有那麼歧視﹐想到要和其他一百零七位好漢同居就頭痛。《紅樓夢》麼﹐自問俗人一個﹐對寶玉先生黛玉小姐動輒至情至性的表現﹐同樣意難平。《西遊記》麼﹐做行者多折騰﹐只恨唐僧沒有被眾妖啖作飯後甜品﹐這種老闆最難侍候。《聊齋》﹑《鏡花緣》﹑《金瓶梅》﹑《七俠五義》……總而言之﹐自己不是什麼文學鉅著的材料。

小時候父母對於課外讀物的管制頗嚴。家裡最多的書刊﹐除了《大英百科全書》﹐就是歷年累積下來的《兒童樂園》。而每期《兒童樂園》均連載中譯的《ドラえもん》漫畫。一如其他出生X世代 (Generation X) 的孩子﹐叮噹(ドラえもん) ﹑大雄(野比 のび太)﹑靜宜(源 静香)﹑牙擦仔(骨川 スネ夫)﹑技安(ジャイアン)……不知不覺成為了生活中最最熟悉的朋友。叮噹百寶袋裡的法寶﹐雖然是未來世界的產品樣本﹐然而身處「現在」的孩子就覺得天馬行空﹑不可思議。

不管當年的翻譯是否名不正言不順﹐總覺得道可道﹐非常道。《ドラえもん》漫畫不啻是都市的寓言。很多處世待人的原則﹐都躍然於紙上每一片方格。然而表達手法是那麼輕鬆可愛﹐真是披上了最容易入口的糖衣。待人以誠﹐善惡有報﹐多麼的深入淺出。

世人大都害怕孤單和寂寞﹐在逆境裡總希望找到支持和鼓勵。大雄和叮噹相互扶持的感情﹐同哭共笑﹐深刻動人﹐也代表了一點尚未泯絕﹑僅存彌留的童真夢想。

《ドラえもん》面世已超過四十一個年頭﹐就像茫茫人海般有著數不清的故事。有些比較深刻驚險﹐有些比較平淡諧趣。有些只在野比家裡一個小臥室中發生﹐有些則遠赴數百萬年前的洪荒天地。我想﹐我是云云眾多的一個故事﹐也是一件有利有弊的法寶。故事一天沒有終結﹐方格每一天都在延續﹐是化險為夷﹐或自食其果﹐仍然耐人尋味。


____________________
同題作品﹐請參閱 兩周一聚

3 comments:

微豆 Haricot said...

I watched Sailor Moon and Dragon Ball Z on TV. For books, I have almost the complete series of DBZ in French - mais oui !!!!

火羽 said...

我以為你講緊一件法寶添~
我就比較想做《幽遊白書》, 好玩同夠癲

best actor said...

Haricot:

I am more of a die hard Macross fan! :o) And my guilty pleasure is the never-ending, repeatedly self-sacrifice, inner cosmos burning Saint Seiya haha. Misère!

火羽:

我咪係果件法寶囉。雖然真正用途有待證實﹐哈哈。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