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2008

怕黑


學校規明定﹐學生必須報讀三年上午班﹐三年下午班﹐以示公平。雖然不太喜歡早起﹐但若然可以選擇﹐我是不會報讀下午班的。也許是自己的童年心智比較脆弱﹐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每當日落西山﹐都會特別想念父母。內心的寂寞並不因身處同學之間而減弱。那份不安到現在還可以依稀記起﹐只怪自己年少的性格特別內向。

十二歲前家住跑馬地。下課後從校車車站回家﹐途中必定路過燈火全滅﹑廣閘幽森的聖X祿中學。每次在高高的外牆下﹐都會自我準備﹐因為每當步過中學大門的時候﹐總覺神經如箭在弦﹐繃得堅緊﹐不能自已。據聞SPSS 在淪陷時期曾是醫院﹐陰氣頗盛。再者小時候聽過一些繪形繪聲﹑驚心動魄的怪談﹕什麼每當天黑學校的走廊會有亡魂四蕩﹐或什麼球場中心的聖母像會泣血跪動等等﹐益發使暮色時份經過校門時提心吊膽。對於一名小學生來說﹐這些不必要的精神負荷﹐當真難以向別人訴說。時代巨輪不斷前進﹐我想這樣神經質的小孩子﹐現今已不多見。

隨年漸長﹐對於晨昏曉暮的交替﹐已沒有以前敏感 (現在大半輩子老花在辦公室裡﹐回家的時候已是行屍走肉﹐更不存有其他知覺)。當然﹐唸大學的階段﹐偶於夜闌人靜時回家。每當獨個兒走過一些比較過份清幽或氣氛可疑的環境﹐都會格外小心。然而那是為個人安全計﹐而非對漆黑產生莫名的恐懼。從來不懂吹口哨﹐是以不曾體會一個人在漆黑中吹口哨是否真能壯膽。也許﹐隨身聽/Ipod 的發明功不可沒﹐因為不管天大地大﹑身處何地﹐只要稍動指頭﹐總有一些窩心的音樂不捨不棄﹑時刻相隨。

上世紀九十年代某經典國語歌曾有這樣一句﹕「為何臨睡前會要想留一盞燈﹐你若不肯說我便不問」﹐初聽之時﹐已覺可圈可點。獨處一室﹐唯一的溫暖﹑慰寂和安全感﹐竟然來自床畔一束暗燈﹐當中失落/失意/失戀的滋味﹐可想而知。只有在馬蹄揚塵處﹐才依稀記得來時路。原來﹐自己也經過一段這樣的日子。
雖然現在十居其八﹑準能一覺睡至天明﹐偶爾也因白天工作壓力﹑午夜驟然醒來﹐輾轉無法入眠。當然在熟悉的環境﹑在熟悉的人旁邊﹐沒有什麼值得懼怕和擔憂的。有時候身畔人夜裡翻身轉動﹐彼此都會察看對方是否一切如常。

也學會了不再在黑暗中胡思亂想﹑費煞思量。畢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5 comments:

Wordy said...

小時候怕黑是因為看了《幻海奇情》(自己要看)和《人嚇人》系列電影(家人帶去看):p

不喜歡讀下午校,不是因為怕黑,而是因為時間不好用,而且可能沒看翡翠劇場。

我也神經質,但似乎比較容易從另一個方面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Wordy said...

是「沒得看」XDD

Silvano said...

我也曾經是怕黑的孩子,而且怕到現在。BF到外地公幹,我一定要音樂伴著才能入眠。最容易令我放鬆的音樂,當然是那張簡單和暖的Love, Sandy了。:)

best actor said...

wordy:

唸下午班的經歷不太好﹐而且下了課天黑﹐只想休息去。記得多年前看了午夜凶鈴﹐有好幾天沒有開電視沒有接電話呢。:oP

silvano:

習慣了兩個人睡﹐孤枕難眠是可以理解的。:o)

l said...

「某經典國語歌」... 做乜咁見外~
不過小弟比較喜歡「整夜不能睡,因為煙和咖啡」...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