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2009

我愛牡丹樓

知道我唔應該﹐但知道與否﹐結果都係一樣*﹗」相信是我對「牡丹樓」的心聲。

儘管看過直言不諱的紀錄片《Supersize Me》﹐諸般警世忠言噁心醜態﹐鐵案如山﹐都置人毫無反駁毫無退避之地﹐然而每當心癢難搔﹐還是會向引誘屈服﹐本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心態光顧牡丹樓﹐吃一個沒有彈性的巨無霸﹑來一包勁鹹的薯條﹐墮落的感覺是歡欣地痛心﹑義無反顧的啊~~。

唉﹐也許我們都是牡丹樓叔叔的孩子……

剛剛來到楓葉國的時候﹐面對林林總總的漢堡包店﹐如Wendy'sBurger KingArby'sHarvey'sA&W等﹐如後宮粉黛三千﹐百花爭榮﹐不知從何下手。除了BK外 (光顧他們的次數可謂十年難逢一閏)﹐這些店子的漢堡包其實都要比牡丹樓好吃﹕Wendy's 的漢堡包有彈性﹐Arby's的有份量﹑A&W的真材實料﹑Harvey's的是即叫即做﹐而且配菜是讓客人指定挑選﹐並非千篇一律的流水作業。只是踏入別的漢堡包店單單只是為了裹腹﹐然而到牡丹樓除了生理需要外﹐也有一點心理的滿足。或多或少﹐在熟悉的陳設佈局裡﹐依稀勾起了一些求學時期的零碎回憶﹐也帶來了難以言喻的減壓作用。

六年前在聯邦衛生署謀事﹐地處天不吐﹐附近沒有銀行﹑沒有店鋪﹑也沒有太多食肆﹐大部份的同事都是自備便當﹐或在飯堂解決午餐問題。然而在衛生署工作也有弊端﹐飯堂所有銷售的食物都十分健康﹐而且每一張餐桌上都放了Food Guide 的資料﹐一天吃什麼種類的食物﹑要以什麼份量來均衡飲食﹐如天羅地網般令人無法躲避。要知道工作上難免會遇上壓力﹐是以一個月我準有一天會「自甘墮落」地跑到牡丹樓買罪減壓﹐管它是不是高鹽高糖高脂肪﹐先來好好放縱一回。只是世事真的玄之又玄﹐每月那一天光顧牡丹樓﹐都會湊巧遇上一名午休散步的同事。結果我喜歡上牡丹樓的錯覺便在辦公室不脛而走。連我的下屬都知道﹐那一天我要去買個 pick-me-up 「happy meal」﹐那一天工作便不太順利。當我離開衛生署轉職到另外一個部門工作的時候﹐其中一份開玩笑的farewell gift﹐是同事們盛意拳拳購贈的牡丹樓 gift certificates﹐據說是以備我在新職位上的「不時之需」云云﹐幸運真是個小諷刺。現在市中心上班﹐外賣食肆選擇多了﹐除非在周末開OT或工作得較晚﹐已很少涉足牡丹樓﹐反而有點懷念。

上牡丹樓的時候﹐我和T的吃法都同出一轍﹐先把薯條吃光﹐再轉戰漢堡。不知道牡丹樓用上什麼秘方﹐他們的薯條的確非同凡響。不管是牙齒還沒有長全的小孩子﹐還是年近不惑的上班族﹐偶爾也會被牡丹樓薯條的魔力弄得兩膝無力﹐甘願稱臣。甚至以薯條打正旗號的 New York Fries﹐兩家的風味都大不一樣﹐甚至可說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市場﹐河水不犯井水。

牡丹樓也是在外旅行必經之地。尤其在歐洲旅行﹐牡丹樓的洗手間素有極高的衛生標準﹐端的予人方便﹐掃除所有後顧之憂。另有瘀事一則﹕上次在北京遊玩﹐我特地到牡丹樓看看當地的售價﹐想了解除匯率不同外﹐同樣食物的格價兩地是否不太一樣﹐有否把生活指數計算在內 (如北京一杯星巴克需要34 RMB﹐赫然是外國的生活水平)。正當我拿出小本子把價格抄下來的時候﹐一名牡丹樓服務員走過來問我是否需要幫助。我說沒有﹐只是對價格有興趣。服務員問我是不是從外地來﹐我說是。她又問我是不是在那邊的牡丹樓工作﹐我說不是。然後她便很禮貌地對我這名「搞搞震﹑冇幫襯」的白撞說不要把價格抄下來。我們一笑﹐只好面懵懵地離開。我想﹐那可能是商業秘密吧﹖

牡丹樓素以品牌包裝(branding)及宣傳技巧稱雄快餐飲食業達六十年﹐成功的地方是能捕獲年輕一代的心。年輕時我對於牡丹樓的人物﹐有莫名的親切感﹐如牡丹樓叔叔﹑芝士漢堡包市長﹑薯條球等等﹐尤以漢堡神偷最為可愛。近期一些已為人父的小學同學﹐在他們的面書上更新了照片﹐正是他們的寶貝兒子女兒在牡丹樓開生日會﹑喜氣洋洋的盛況。也證明了牡丹樓的忠實擁躉將繼續源源不絕﹐一代新人勝舊人。這些小孩子長大後重回牡丹樓﹐也和我們一樣﹐全為了回味一些食物以外的感情因素。思海浩瀚﹐無遠弗屆。



(*《雷電風雨夜》)

9 comments:

Wordy said...

老麥係我既頭號 comfort food,心情最差(當然也是最肥)的階段,一個月吃上七八次乃等閒事。現在一個月最多吃一次,況且辦公室附近剛開了 KFC,多了一個「自毀」的選擇。然而,從這個月開始,可能要變成每一季一次了

也是把薯條幹掉也吃包點的!

童年時極渴望去老麥開一個生日會,始終沒有成事,下世吧,哈哈 ~

Leo said...

琳琳種種=林林總總:P

小時候喜歡吃,現在是不得已的選擇!

我覺得漢堡王好食啲噃!

據說香港的牡丹樓是倒全世界最扺食的,試過吃英國的,真的很貴!楓葉國牡丹樓(嘩好詩意)又如何呢?

在北京店抄價錢,怎麼不說是要打打價看看要吃甚麼呢?不過國內無奇不有,也見怪不怪!

best actor said...

wordy:

我很少吃KFC﹐從來沒有什麼癮頭﹐可能口味不同。Swiss Chalet 反而久不久會吃一次。如果你想補賞沒有在牡丹樓開生日會的遺憾﹐大可以為你的乾兒子斥資辦一次﹐擔保管用。

leo﹕

謝謝正字。
對﹐在英國及歐陸的牡丹樓一般價格偏高﹐堂食和外買又有兩個價。楓葉國的價格十分合理﹐巨無霸一個單賣$3.89﹐combo 合共$5.99 (另計稅)。聽說北美經濟不景﹐牡丹樓的生意持續上升。在北京牡丹樓給人問得一兩句﹐也無心戀戰。始終一處鄉村一處例嘛。

Wordy said...

他有種先天性毛病,很多食物都不能吃(有多少種還是未知數),否則後果嚴重,病了也不能(隨便)用藥,此刻又在留院觀察了。

我或會寫一篇關於生日的文章。

best actor said...

食物過敏的孩子雖然失去很多享受﹐也許上天補賞﹐這些孩子都比較聰明。

童年時父母也沒有替我們開生日會的習慣﹐都是成年後和豬朋狗友才有的節目。

Matt said...

McD is comfort food no kidding. Sinful indulgence. Nobody does the fries like M does. But recently I read an article comparing fries of major fast food chains. M takes the first in both cholesterol and fat. Jack in Da Box is first in trans fat.

My very first McD experience was in Tsim Sha Tsui, with upstairs dining area. That was ages ago!

best actor said...

haha, fortunately we don't have jack in da box here, i am still puzzled by the food-borne illness incident that took place a few years ago? back then, after going to church each sunday morning, my folks would bring me and my sister to McD... it lasted for a year or two.

when learning french, francophones here called it McDoh, very cute.

KS said...

突然想起尖東嘅出奇老鼠.

best actor said...

細個去過幾次太古城果邊o既出奇老鼠!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