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2009

轉新

歌新唱是中外樂壇常見的現象。二次戰後的二﹑三十年內﹐經濟漸漸起飛﹐娛樂事業隨之蓬勃起來。當時的音樂製作尚未進入黃金時期﹐作曲填詞人有限﹐一首好歌由不少人反覆傳唱。也有通俗歌手靠唱別人的歌(口水歌) 起家。到了七﹑八十年代﹐香港樂壇開始百花齊放﹐經典金曲逐年遞增﹐將舊歌脫胎換骨重新翻唱﹐也成為了歌手和音樂人推陳出新﹑搞搞新意思的招數之一。

這類創意式的「老翻」﹐大致可以分作三大種類。


第一類是唱作人將寫給別人的名作拿回來重新演繹﹐自己也來過一過癮﹐如﹕倫永亮的《不要重播》﹑陳百強的《戀愛預告》﹑盧冠廷的《最愛是誰》﹑王菀之的《我真的受傷了》及《狼來了》等。


第二類是特意向一位歌手或音樂人致敬﹐如林憶蓮的《難忘你》及《情人》﹑容祖兒/陳奕迅的《幾許風雨》﹑張國榮的《似水流年》﹑郭富城的《疾風》﹑及李克勤的《左右手》等。


第三類則是歌手對某些舊作情有獨鍾﹐透過監製及編曲家的改編及製作﹐像新歌一般收錄於新專輯內﹐如葉蒨文的《不要對他說》﹑古巨基的《愛變了世界襯衣》及李國祥的《願》等。至於夏韶聲和趙學而﹐他們的《諳》和《聽》﹐更以爵士樂編曲晉身發燒天碟的行列。

然而珠玉在前﹐要破除聽眾先入為主的觀念﹐談何容易﹖倘若歌手及監製藝業不凡﹐的確能將原素材融入個人音樂風格﹑易筋洗髓﹐帶來全新氣象﹐令人眉飛色舞。有些作品 (姑罔不直接指明)﹐要不是a) 選曲出了嚴重問題﹐b) 監製有意(或無意)靠害﹐便是 c) 歌手力不從心 (不自量力﹖); 得出來的效果﹐輕則淡而無味﹐徒勞無功﹔重則自取其辱﹐令人髮指 。
選來以下十首曾經收錄於專輯之內的翻唱作品﹐就算超越不了原版﹐最少也能分庭亢禮﹐獨當一面。

10 《傻女》
衛詩 (2007)
曲﹕ 詞﹕林振強
/監製﹕雷頌德
原唱﹕陳慧嫻 (1988)

不管多少人對於嘜Lui 的音樂有多抗拒﹐我覺得他為衛詩(阿蕉)打造的這一首新版的《傻女》﹐如快雪初晴﹐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呸詩娜的原版是八十年代的經典﹐以楚楚憂怨見稱﹐感覺卻有點沒完沒了。阿蕉的techno 跳舞版則妖艷不可方物﹐完全是疾走偏鋒之作。和原版可說一正一反﹐各具特色。你喜歡穿
「毛衣」還是穿「內衣」傻女

9 《梨渦淺笑》 草蜢
(1992)
曲/詞﹕許冠傑
編曲/監製﹕楊振龍
原唱﹕許冠傑 (1976)

1992年許冠傑「光榮引退」引來了華星﹑寶麗金兩大唱片巨頭傾巢而出﹐推出致敬合輯﹐短兵相接。這兩張合輯分別名為《華納群星難忘您》和《光榮引退匯群星》﹐華納雖以林子祥﹑SL﹑葉蒨文﹑Beyond﹑陳百強﹑杜德偉﹑鍾鎮濤﹑呂方﹑太極等雄師掛帥﹐卻又拖拉著散兵游勇如何婉盈﹑劉錫明﹑曾航生及蔡立兒之流﹔寶記則出動到徐小鳳﹑譚詠麟﹑蔡國權﹑陳慧嫻、張學友﹑黎明﹑李克勤﹑關淑怡﹐黃凱芹﹐新人只有小花三朵(劉小慧、周影、黎瑞恩)﹐ 以卡士而論﹐寶記贏了不只數個馬鼻。

寶記的合輯裡﹐草蜢的《梨渦淺笑》由楊振龍監製改編﹐是一首 "souped-up" cha cha﹐充滿電子色彩﹐更混入了《忘情森巴舞》的sample﹐一聽便知道是草蜢風格的作品。和何婉盈及Twins的版本相比﹐草蜢的版本簡直上了神檯。


8 《暗湧》 黃耀明 (1997)
曲﹕陳輝陽
詞﹕林夕
編曲﹕梁基爵@人山人海
監製﹕人山人海
原唱﹕王菲 (1997)

個人而言﹐舊歌翻新如果不能為原素材帶來全新的衝激及氣象﹐只以一首好歌來博取聽眾的注意力﹐歌手不如閉門唱K好了。新的衝激又不能太不靠諧﹑漠視歌曲的訊息﹐和歌詞裡想要表達的感情有所違悖。然而要在固有的軌道上另創新風向﹐的確是值得令人讚許的嘗試。

《暗湧》是菲1997年《玩具》EP 中的第一軌﹐一如行雲流水的鋼琴前奏﹐已將歌曲 piano ballad 的氣氛調定得入形入格﹐充滿張力﹐配以菲疏離而空明的唱腔﹐整首作品的感覺像一具淡雅清麗的玻璃彫塑﹐抽象精巧﹐折射流光﹐卻又極容易墮地粉碎﹐將林夕歌詞裡那些對愛情的抒發﹐發揮得灑脫莫名。同年黃耀明及人山人海將這首作品改頭換面﹐賦予嶄新詮釋﹐除了將節奏調慢外﹐人山人海把piano ballad 換成另類抒情搖滾的曲風﹐將原版的痕跡盡數清除。尤以電子結他/Bass為主的配樂﹐為作品增添了七分凝重和三分弔詭。黃耀明的演繹難度也許不及菲的原版﹐然而卻承接一貫獨特的個人風格﹐堪稱一首歌曲兩個版本﹐一時瑜亮。


7 《薔薇之戀》 林憶蓮 (1991)
曲﹕鄺天培
詞﹕周聰
編曲﹕唐奕聰
監製﹕許願/林憶蓮
原唱﹕尹芳玲 (1969)

兩年前自己在《紛紛飄落的日子》系列裡﹐曾經花過一些篇幅介紹過這首作品﹐也順道淺談了香港播音劇的發展歷程﹐敬閱拙文尹芳玲的版本一如六﹑七十年代國語流行曲式﹐以樂隊伴奏﹐唱腔也較接近美聲演繹﹐正經八百﹐目不斜視。SL的《薔薇之戀》﹐最誘人的地方﹐則在於編曲﹐主唱及和聲三部份。 唐奕聰自《埃及玫瑰》後﹐為 SL 編出了另一首出色的作品﹕九十年代的 drum and bass 加上 hip house 的程式及編排﹐將傳統的流行曲旋律引進一個嶄新的境地。Dick Lee 和唐的鍵盤兀帶有一種七十年代的 disco 感﹐放諸現今一片 retro 熱潮下﹐依然流行受落。SL的一把假音靚聲完美無瑕﹐比之《情人的眼淚》﹐更為進步。歌聲中那一種嫵媚曼妙說不出的迷人。Dick Lee 的和音﹐令我想起六十年代某些巴黎歌曲(香頌)﹐當然節奏要up beat 得多。

原來《野花》專輯裡的《薔薇之戀》﹐並不是第一個版本。 Linus 在他的blog 曾指出﹕
〈薔薇之戀〉第一個版本不見天日,當年在收音機只錄了半首,仲有黃志淙夾歌...商業一台91年同名廣播劇主題曲,編曲的骨幹大致相同(只聽半首不敢作實),我的估計是最初只為那個廣播劇而唱,搵唐奕聰編曲,然後《野花》因利成便,但為了貫徹 Dick Lee flavor,based on 原有編曲修改:例如第一版 intro 比較像伊甸園(唔知有冇夏娃...),鋼琴同小提琴帶出懷舊 feel;album version 個 beat 就比較勁,時代感重好多,再加埋 bababalababala... 讓憶蓮與 Dick Lee 年頭唱到年尾(勁過 Don & Mandy:)不過兩個版本都有 CoCoCoCome On...
據聞SL那個早期的 radio version﹐還出現了一些國語發音的瑕玼﹐在專輯版本都被SL糾正過來。去年SL巡迴演唱會的曲目﹐包括了《薔薇之戀》。SL的現場表現無懈可擊﹐只是2008年的編曲版本﹐也是一首 "souped-up" cha cha﹐論音樂創意及整體效果﹐卻及不上1991年專輯版本了。



6 《但願人長久》 張國榮 (1989)
曲﹕盧冠廷
詞﹕唐書琛
編曲﹕盧東尼
監製﹕梁榮駿
原唱﹕盧冠廷 (1988)
《Salute》的概念專輯﹐顧名思義﹐是誠心地向樂壇出色的音樂人作出致敬。當然張翻唱任何一首歌曲﹐都有他的個人風格。然而我覺得很多作品﹐我還是喜歡原版多一點﹐包括《童年時》﹑《滴汗》﹑《似水流年》﹑《雪中情》﹑《這是愛》等﹐不為什麼﹐只是先入為主。然而﹐在以前盧冠廷的網誌主題談及﹐十分喜歡張版的《但願人長久》。盧是創作音樂人﹐但我對他全盛時期的唱腔有點消化不了﹐不是每一首歌的演繹方法都能照單全收。然而張版將那份星空茫茫﹑悲天憫人的意境﹐從充滿磁性的歌聲脈脈地流露﹐端的觸動人心。更值得一讚的是﹐張版出色的地方﹐並不倚靠顛龍倒鳳的編曲﹐全靠他的感情和聲線的表達﹐確實真金不怕火煉。

5 《星光的背影》 林子祥 (1985)
曲﹕林子祥
詞﹕鄭國江
編﹕鮑比達
監製﹕林子祥
原唱﹕徐小鳳 (1982)

小時候家裡也有不少徐小鳳的黑膠唱片。那時候除了許冠傑的專輯 (父母擔心我們聽了《半斤八兩》﹑《賣身契》﹑《佛跳場》等會「出口成文」)﹐林子祥﹑羅文﹑徐小鳳﹑關正傑﹑鄭少秋等天皇巨星都是我們唱片架上的常客。1982年離開新力唱片轉投康藝成音後﹐徐小鳳一洗本土歌手平民親切的形像﹐開始披上比宮廷服束還要光芒璀璨﹑鑽飾生輝的華麗舞衣 (當中有一張玉照仍保留宮筆侍女的小鳳仙裝﹐然而雍容意態不減宮廷服)。第一張在新公司推出的專輯名為《徐小鳳全新歌集》﹐厚厚的相冊﹐濃妝盛服﹐混音製作水準超班﹐「不惜工本」四字赫然躍現黑膠唱片的坑紋之上。這張專輯走紅的作品﹐到現在仍有很多人記得起﹕《星星問》﹑《愛和夢》﹑《隨想曲》﹑《破曉時份》﹑《少年人》及《三分七分》。還是小學生的我﹐對於盛極一時的《隨想曲》﹐只感到遙不可及﹐而且日聽夜聽﹐出現了審美疲勞。反而林子祥作曲鄭國江填詞的《星光的背影》有一種遠離塵囂﹑乘風而去的逍遙。《星光的背影》和《隨想曲》的主旨其實異曲同工﹐只是前者抽象﹐後者通俗﹐可說各適其式。林子祥在他的《85特輯》翻唱了三首寫給別人的作品﹕《仍然記得o個一次》)﹑《零時十分》﹑及《星光的背影》﹐當中《星光的背影》最得我心。稍前提及﹐徐小鳳的演繹故然風格獨特﹐阿Lam在這張專輯中拿來翻唱﹐也同樣出眾﹐尤其末段的ad-lib﹐暸亮縈繞﹐將歌曲的韻味延續。具有真正實力的歌手便有這樣的能耐﹐草木皆可成劍﹐不會活在別人星光的背影下﹐自有燦爛光輝。

4 《但願人長久》 王菲 (1995)
曲﹕梁弘志
詞﹕蘇軾
編﹕辛偉力
監製﹕梁榮駿
原唱﹕鄧麗君 (1983)

很多人對於FW的致敬專輯《菲靡靡之音》推崇備至﹐我覺得不無道理。誰都知道鄧麗君是FW的偶像﹐對於FW的個人風格及音樂路向有莫大的影響。維基百科已將《菲靡靡之音》的誕生始末細細道來﹐包括命題的微妙之處﹐也就不在這裡拾人牙慧了。菲版《但願人長久》的旋律和原版的改動不大﹐菲的演繹既帶有個人風格﹐卻也有鄧的餘韻﹐而且聽得出菲的確用心演繹﹐沒有掉以輕心。菲版最令人難忘的地方﹐當然是辛偉力豐富華美的弦樂編排﹐如寶盒頃開﹐滿室幻彩流動﹐瑰麗無方。舊歌翻唱要有這種水平﹐方算值得。

3 《情人的眼淚》 林憶蓮/Dick Lee (1991)
曲﹕姚敏
詞﹕陳蝶衣
編曲/監製﹕Makoto Kubota / Dick Lee
原唱﹕潘秀瓊 (1958)

《情人的眼淚》不是Dick Lee 第一次改編國語流行曲。《Asia Major》前一張專輯《Mad Chinaman》裡﹐Dick Lee 改編了兩首潘迪華的作品﹐一首名為《叮噹歌》﹐另一首名為《Wo Wo Ni Ni》。為什麼改編潘迪華呢﹖李媽媽原是星洲華僑﹐一向酷愛粵語及國語流行曲。Dick Lee 自小受母親的音樂喜好薰陶﹐也為了博母親一粲﹐於是改編了李媽媽偶像潘迪華的歌曲。Dick Lee 深感當時新加坡的女歌手的曲風太現代化﹐沒有誰可以勝任翻唱這兩首歌曲。曾經想過誠邀住在香港的潘迪華出山﹐但又未免唐突和費周張。Dick Lee 心生一計﹐邀請了李媽媽在專輯中作 guest appearance。李媽媽雖然從來沒有灌錄過唱片﹐然而唱腔傳統溫婉﹐錄音過程極為順利。李媽媽的歌聲與 Dick Lee 重新編曲﹐令《叮噹歌》起了意想不到﹑今古對比的作用﹗到了《Asia Major》﹐Dick Lee沿用這個概念﹐改編了另一位潘姓女前輩的金曲﹐正是潘秀瓊的《情人的眼淚》。至於SL和Dick Lee的初遇﹐請參見SandyandMe 的《許愿回憶錄》。

Dick Lee 不愧是音樂奇才﹐將一首大眾耳熟能詳的國語流行曲﹐融入九十年代初的電子R&B 曲風﹐再加插一段英語和唱部份﹐加上SL婉然鶯語般的歌聲﹐古今中西的音樂元素﹐如金風玉露一相逢﹐精彩萬分。

在他的英文自傳《Adventures of the Mad Chinaman》裡﹐Dick Lee 述及了一段關於他在1991年SL「意亂情迷」演唱會中合唱《情人的眼淚》的趣事﹐讓我簡單地翻譯一下﹕

當晚的精彩部份是《情人的眼淚》。台上的燈光變換﹐Sandy坐在一張法式長椅上暗自哭泣 (那部份是有一丁點劇情的)。在後方﹐我踏著升降台徐徐冒起﹐當我差不多完全亮相的時候﹐我用最sexy的聲音含糊地說﹕「Sandy 你唔好喊啦﹗」(可惜我的粵語發音爛透了﹐引來前排觀眾駭然失笑。)

當笑聲沉寂下來﹐我完全現身於台上。當時﹐我穿著一襲燦白飄忽的襯衣﹐和 Jean Paul Gauthier 所設計的黑色鑲金絲﹑西班牙鬥牛勇士長褲﹗哈﹐白衣黑褲﹐ 整個人看來﹐就像一根會走路的臘燭﹗這種打扮是有點誇張﹐不過香港的觀眾素來要求嚴格﹐不這樣打扮不足以滿足他們的期望。我慢慢步下台階 (啊-該死的褲子﹐太緊啦﹗) 然後走近Sandy﹐口中不太浪漫地唱著 ba-ba-da, ba-ba-da﹗

接著我和 Sandy 圍繞著對方走了好幾圈﹐差不多走到一起的時候又分開。到最後我們終於走到一起擁抱﹐可惜那時又是我滿口高唱 shoo-de-doos 的時候! 唉﹐好不浪漫﹗ 不過觀眾卻十分喜歡這段表演。

從「意亂情迷」演唱會後﹐差不多所有華語世界都知道我是誰 (我是這樣想的)。

2 《忘記他》 關淑怡 (1995)
曲/詞﹕黃霑
編曲﹕ Donald Ashley
監製﹕葉廣權
原唱﹕鄧麗君 (1980)

當然要談舊歌翻唱﹐到目前為止﹐我認為最令人驚喜的﹐莫過於SK的《"EX" All Time Favourites》。整張專輯十首作品都完全擺脫原唱者及原版的風格 (也許沒有譚詠麟及張學友的參與會更好)。一如封套的照片﹐音樂的風格透明飄忽﹐泛現一片空明靈澈﹐如觸碰玄冰﹐美得讓人心寒。好幾首作品裡 SK以自己的多部和聲大顯唱功﹐尤以《忘記他》為最。鄧麗君的原版﹐溫婉柔和﹐楚楚動人﹐加上半鹹淡的粵語﹐別有一種繫人心處。SK的新版充滿迷幻弔詭﹐清冷的歌聲跌宕錯落﹐令人陶醉迷失於音樂裡﹐甘願萬劫不復。《忘記他》更是《墮落天使》不可或決的一部份。相比之下﹐我更喜歡國語版的《可惜》﹐迷幻曲風陡轉acoustic﹐換來是更動人更絲絲入扣的表達詮釋。

1 《明星》 葉德嫻 (1981)
曲/詞﹕黃霑
編曲/監製﹕陳永良
原唱﹕張瑪莉(《當你見到天上星星》) (1977)

如果問我「舊歌翻唱」的最高境界是什麼﹖
我會毫不猶豫地說﹐《明星》應該是最佳的例子。
這首本名為《當你見到天上星星》的電視劇主題曲﹐由張瑪莉主唱﹐最初收錄在《佳藝電視節目主題曲精選》的合輯內。只是這首單曲剛剛面世的時候﹐沒有人注意。甚至連作曲/填詞家曲作家黃霑也由衷感激:「葉德嫻把歌重新注滿感情,且用非常自由的方法演繹,還收錄在個人大碟裡!《明星》,因此,出了生天。」
這首作品後來有不少歌手傳唱﹐包括張國榮﹑譚詠麟﹑梅艷芳﹑夏韶聲﹑劉德華﹑陳麗詩﹑郭富城﹑古巨基﹑吳浩康……難以勝數。只因為葉德嫻﹐重新灌錄﹐這首歌才會成為不朽的「明星」。

7 comments:

Leo said...

喂,你咁偏心架!

Wordy said...

8. 黃耀明那時期跟人山人海做的翻唱歌,《暗湧》很好,但更喜歡《再見二丁目》

7. 沒有注意兩個版本的差別,但歌曲當年在 CR1 播得很好,在叱吒榜最高至 12 位,很不錯了

6. 我喜歡《童年時》《滴汗》多一點

3. 我記得,當年在不少年長聽眾心目中,都不喜歡這個版本(可我又不敢造次,沒有據理力爭呢)

2. 我另有「心水」,在 500 曲中再說

2007 年夏天也寫過一篇台灣歌手的舊歌新唱,有些在 500 曲中再談

l@wbs said...

偏心有理,俾係我實揀埋<難忘您>
SK 呢張碟小弟可以由頭聽到尾,就算 SL 都未必會(總有一兩首想 skip)
GH 都算係寶記翻唱會,<梨渦淺笑>同<天花亂墜>都係主打...

best actor said...

leo:

SK 唱得很好﹐《深夜港灣》﹑《李香蘭》《把歌談心》﹑《夢伴》﹑也很脫胎換骨﹐只是《忘記他》影響比較深遠。

wordy:

鹹魚青菜﹐各有所愛。又去睇睇你以前寫過咩o野鉅著先。

linus:

哈哈﹐傻女就要借開一便啦。SK張碟真係天碟﹐亦係騷qual-li 之作。GH的翻唱﹐靠編曲多於靠演繹……

Silvano said...

多謝分享,第一次聽到《薔薇之戀》原唱,很開心。您選的10首以外,我覺得黃耀明翻唱的《划出彩虹》也很好,吹氣若蘭,纖柔而堅韌,小號伴奏更是神來之筆。李逸朗出演的MV很美。

從前播放陳百強版的時候,我媽媽會說:乜好似念經甘嘎!:)

readandeat said...

不是太懂歌。不過也一口氣聽完。原來《星光的背後》是徐小鳯先唱,哈,真的不播也忘了。

未聽過衛詩唱歌,不過,第一次聽就聽她唱《儍女》,慘。不知是編曲問題還是她咬字不清楚。總之,印象不好。聽完已不記得佢把聲了。

聽到葉德嫻,直情想哭。

太久沒聽歌了。多謝晒。

有一次逛唐人街,見到唱片店賣懷舊經典粵語金曲,心想一定是鄭少秋之類。怎知原來是張學友、黎明﹗﹗其他歌手名忘了。

best actor said...

silvano:

劃出彩虹令我想同名電劇﹐內有初出道的劉青雲和張曼玉啊﹗

readandeat

星光的背影兩個版本都一樣好聽﹐不過徐版在先﹐林版在後。那時我們年紀還小。

除了傻女﹐衛詩其他的作品就差不多了。

葉的明星真是光芒依舊﹐十分動人。

不用客氣。

對啊﹐八﹑九十年代﹐已是懷舊了。唉。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