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2011

學校

來首次參與香港外展訓練學校的課程﹐已是1985年12月的事情。當時和姊姊參與了他們的「青少年航海發現計劃」﹐整整一個星期和近四十名十五歲以下的青少年﹐在雙桅帆船「志豐號」上學習航海知識和體驗海員的生活。這些珍貴的學習經驗無法在教室裡黑板前汲收得到。

首先我們在甲板上學習帆船的基本知識及航海術語﹐如船頭是bow船尾是stern﹐右舷是starboard左舷是port﹐三角帆是jib方帆是square rig主帆是main sail﹐還有基本的繩結技術等等。紅藍綠三組學員被任派不同的職位﹐如於船尾協助船長掌舵及控制主帆﹐或戴上安全扣攀上數層樓高的橫桅收放方帆﹐或在船舷兩側控制三角帆「見風駛艃」(tacking)。三組學員雖然各有崗位﹐然而依循船長(或大副)的命令﹐整體合作緊密無間﹐如臂胳五指﹐完全體會同舟共濟的真正意義。

別以為忙完一天便可以享受一頓免費晚餐。三組學員必須輪流充當洗碗的粗役﹐還要披夜在冷風中站崗兩小時﹐一早起來則要洗刷甲板抹亮銅具﹐絕對不是五星級酒店的享受。

有幾件事情是頗為難忘的﹕
  • 早泳訓練﹐又名morning dip。全船學員要從甲板跳下大海﹐然後從左舷繞過船頭游到右舷。那時是十二月聖誕節後﹐早上的氣溫不高。大部份的學員都懂得游泳﹐當時我的泳術奇糟﹐然而粗著膽子救生衣也不穿﹐隨著組員跳下海裡﹐駭得我姊面如紙白。我以狗仔式慢慢地游到船頭在船錨歇了一歇﹐然後又再繼續游到右舷。那時是第一次發現自己其實頗具自信心﹐知道自己死不了。又或者愚者和勇者只是一線之差。
      
  • 其中有兩天我們在某些無名荒島遠足﹐晚上在一面山岩後的沙灘紮營。黑夜來臨﹐我在當伙頭大將軍﹐忙著生火燒飯給綠組的隊員享用﹐沒有時間在營幕裡佔一睡鋪。一名隊員告訴我他的營幕其中一根柱子壞了﹐營幕撐不起來﹐四周又沒有高低合適的樹椏﹐我們五人只好躺在睡袋裡肩並肩在星空下睡覺。當天晚上繁星閃爍﹐流星一顆又一顆地劃破夜空墜落﹐如果不是寒風凜冽﹐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吃了自己煮熱的罐頭回窩肉﹐肚子不適﹐除了在睡袋裡打戰﹐還要摸黑跑到營地外的空地大解兩次﹐可說禍不單行。幸而隊員沒有集體食物中毒﹐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 除夕在船上度過﹐和一眾學員迎接1986年的來臨﹐海上的明月份外明亮。
      
  • 一月二日﹐遇上極大的風浪﹐大部份的學員暈浪不已﹐昏睡的昏睡﹐嘔吐的嘔吐。我們這一些熬過去的﹐在板凳上喝著熱茶分享各自學校的趣事。船身動盪﹐窗外一剎那是灰色的天空一剎那是墨綠的深海。校園生活從未如此遙遠過。
       
  • 最後一天﹐所有學員的家長來到外展訓練學校接回學員。為了歡迎家長﹐每一名學員都筆直地站在橫桅上﹐從遠看來便如數十頭麻雀站在無葉的樹枝﹐場面壯觀。課程開始的時候學員少不更事﹐對航學知識一竅不通。短短七天時間﹐這些小孩子彷彿脫胎換骨﹐練就出靈活矯健身手﹐不再嬌生慣養。
1986年的夏天﹐我和兩名中學同學參與了「青少年陸上發現計劃」﹐再次回到外展訓練學校。雖然學到的事物不如航海課程刺激豐富﹐若從體能訓練而言﹐一連七天的游泳遠足露營攀岩獨木舟﹐絕對挑戰了自己的極限。

回想起來﹐從這所「學校」學到的東西﹐畢生難忘﹐受用無窮。

■▲■ 字由式 ■▲■

13 comments:

Tat said...

細個時運動方面真係好差,莫講話參加呢類運動。
近年開始先對運動多一點興趣,斷斷續續咁學游水,學識游水真係呢十年八年的事,雖然已經係學識埋踩水,但去到深水/海,都重好鬼驚青。

best actor said...

我還是二十五歲的時候才學懂自由式﹐現在還不懂得踩水。以前的運動細胞也不見得發達。你有興趣可以看看學校有什麼計劃愜你心意。

http://www.outwardbound.org.hk/courses.html

Coffee said...

嘩!好難忘的經歷!
暈船浪很辛苦,比暈車浪都辛苦。

wordwordword said...

佩服啊!這些少年的冒險經驗真的對我們一生別具意義!

best actor said...

咖啡﹕

原來飲熱茶對暈浪係有小小幫助﹐同一班人傾頃而唔去攤係度亦有幫助。嘔完舒服D亦係真。

周游﹕

至少對自己認識深一D﹐亦知道自己要捱亦可以捱一下。不分男女﹐極力推薦小朋友同年青人參加。

naruto said...

揭露左年齡 ,我老D,贏左

best actor said...

火影﹕

係有可能﹐不過大叔你天生嫩口﹐睇落頂多大豆子兩三歲﹐嘻嘻。

SKII said...

你好犀利呀,點解唔識踩水都敢跳落海?

我學極都學唔識踩水,所以雖然識小小蛙式,但我從來唔覺自己識游水,更從無參加過水上活動!

best actor said...

SKII﹕

雖然我唔識棟篤企踩水﹐但係大海的浮力比泳池高﹐我有時會轉身好像碌木浮一陣﹐再繼續用狗仔式前進。雖然動作超唔好睇﹐但至少我完成挑戰。我細個真係有D唔識死。

Haricot 微豆 said...

Have you done any sailing since then?

Too bad I didn't know you when I had my Fireball at the Nepean sailing club. Experienced (Chinese) sailors are hard to come by in Ottawa :O

best actor said...

Haricot,

I haven't done any sailing since then, if I was not mistaken Ji Fung was stranded/ran aground at one point.

Haha, I am far from being an experienced sailor, I would consider myself a teenage cadet who spent a week on a sail boat who showed some promise. My sailing career of course is still way ahead of me. You once owned a Fireball sailboat? I am very impressed!

linus said...

我參加陸上奪命計劃係讀碩士時熱身破冰之旅,不過亦要下海(應該都有拍過類似的團體照) 同學們首次見面便已肉帛相見(其實沖涼根本冇燈...) 十年後飯聚時仍是我們的話題~~ (ps 大叔睇唔出喎~)

best actor said...

Linus,

同你地成人奪命計劃比較﹐我諗我地o既青少年組會手下留情D。我地都有係甲板上沖涼﹐一條凍水喉﹐係o甘多。在外展就算肉帛相見都無所謂﹐大家都係好兄弟姊妹。

p.s. 大叔真正年齡有待carbon dating 考證。 :o)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